甘肅馬拉松「前六唯一倖存者」被質疑炫耀遭遇網絡暴力。
甘肅馬拉松「前六唯一倖存者」被質疑炫耀遭遇網絡暴力。

在甘肅白銀馬拉松事故中,來自河南濟源的跑手張小濤經歷了生死時刻。幸運的是,張小濤被當地一名牧民救了過來。目前,他已經回到河南。不過層出不窮的「網絡暴力」讓他承受了很大壓力,不得不預約心理醫生咨詢輔導。

張小濤回憶,來到山腳下時,開始下雨,而且風也越來越大。山腳下的氣象環境雖然有些惡劣,但感覺還處於人體能夠接受的範圍,但是過了半山腰,下的就是冰雨。跑到半山腰時,氣象環境進一步惡化。大風夾雜著冰粒,打在人臉上,痛得睜不開眼。當時陷入進退兩難的地步,他漸漸感覺到身體不再受控制,加上路面很滑,他開始不斷摔跤。趁著最後一點意識,艱難地拿出保溫毯披在身上,並掏出GPS按下SOS,之後便陷入昏迷。張小濤再次醒來,已經是是兩三個小時以後。「後來我才知道,我在半山腰昏迷後,被一位放羊的牧民發現,他把我背到了窯洞,救了我。」「十分感謝救我的牧民。」張小濤表示,朱克銘給了他第二次生命,他準備帶著家人一塊去甘肅表達謝意。



張小濤5月23日通過自己的微博賬號發布了一條信息,詳細還原了事情經過。網上關於他是「前六名中唯一倖存者」等信息也層出不窮。而在這些信息中,有很多對張小濤很不友好。「有人私信我,讓我去死,我做錯了甚麼。」張小濤稱,還有一些人質疑「前六名中唯一生存者」的說法是在炫耀成績,也有人覺得他不感恩伸出援手的牧羊人。

「這些我接受不了,現在都不敢看了。」張小濤稱,自己已經遭遇了一次大難,如今這些信息,再次對他造成很大打擊。「我沒有要炫耀成績。」張小濤表示,自己說是「前六名中唯一生存者」,僅僅是想讓大家了解當時的情況,絲毫沒有炫耀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