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好棉花發展協會委託「維泰」(Verité,圖),炮製新疆存在強逼勞動的報告。
良好棉花發展協會委託「維泰」(Verité,圖),炮製新疆存在強逼勞動的報告。

總部位於瑞士的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CI)發布報告,指「新疆棉花產業存在強逼勞動風險」,引發風暴。北京《環球時報》報道,具體負責「強逼勞動」調查項目的在華NGO「維泰中國」,今年四月接受國安機關調查。國安機關指「維泰中國」從未開展實地調查核證,所有資料均通過網絡收集獲得,大量引用「反華組織」精心製造的謊言,通過有罪推定方式形成非法證據。據美國新媒體Axios此前報道,至少有七名與「美國維泰」(Verité)合作的中國人遭中國當局審問了幾天,美國國務院對此表示關注。

由於BCI決定停止在新疆發放BCI棉花認證,Nike、adidas等多家國際服裝品牌抵制新疆棉,引發中國消費者今年春天抵制這些國際品牌。《環球時報》引述國安機關消息,去年二月,BCI總部邀請Verité介入新疆棉花供應鏈「強逼勞動」調查,Verité委託在華分支「維泰中國」具體負責,主題是《強逼勞動的風險分析報告》,相關預算表中特別備註:報告沒有具體格式,需要和BCI討論。



Verité是「為企業提供有助於消除勞工濫用的工具」的NGO。據報道,「維泰中國」設立在深圳,共有二十多名員工,中國籍姚文娟是公司法定代表人。該項目總預算是八萬八千兩百美元,其中「美國維泰」獲得近五萬兩千美元,「維泰中國」拿到一萬八千多美元。

參與調查報告專案的「維泰中國」員工張文(化名)告訴《環球時報》,報告起草期間,她從未親自前往新疆調查,收集到的資料均為公開信息。另一員工劉敏(化名)說:「在我和張文收集資料的過程中,沒有發現可以證實新疆存在強逼勞動的案例。」

未前往新疆調查報告存偏見

劉敏說,中文報告里提到的國外資料均由姚文娟提供,包括包括德國反華分子鄭國恩的新疆棉花「強逼勞動」報告、境外有關新疆教培中心等。關於「新疆存在強逼勞動風險」的分析也由姚文娟主導完成。她稱,去年五月初,自己寫出第一版報告,姚文娟不滿意,直接在郵件里說「這樣寫可能交不了差」。

劉敏認為,經過姚文娟修改的第二版報告最凸出的問題就是觀點先行。比如姚認為扶貧政策中存在「存在強逼勞動風險」,便讓她去找可能存在「強逼嫌疑」的報道,最後採納「扶貧幹部一次次上門家訪」作為推測的依據。

報道稱,姚文娟將自己主導這次調查說成是出於「新疆情結」,但劉敏指姚是「迎合了西方的偏見」。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