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電荒引發全球關注。
內地電荒引發全球關注。

(星島日報報道)限電潮席捲雲南、浙江、廣東、遼寧等二十個省,東北三省限電範圍甚至擴大到居民用電,為近二十年來罕見。有分析認為,煤價高企、煤電企業虧損,是導致各地限電的關鍵共因,各地或陸續出台允許市場電價上浮的政策。國家電網昨天召開緊急電視電話會議,承認今年以來用電需求快速增長、電煤供應持續緊張,強調會全力守住民生用電底線,但繼續嚴控高耗能、高污染行業用電。

多地限電措施引發內地A股上市公司的「停工潮」。野村證券首席中國經濟學家陸挺認為,這場衝擊波可能會蔓延並影響全球市場,全球都將感受到紡織品、玩具、機械零組件的供應收緊。



「界面新聞」報道引述能源互聯網研究中心主任曾鳴表示,煤炭供需關係錯配導致煤價居高不下,「很多火電機組有能力調高負荷運行,但由於煤價高企,電廠虧損嚴重,很多機組申請檢修。」

「火電廠發一度電虧一毛多錢,電廠沒有動力發電。」一位紡織業外貿人士表示。今年六月,大型發電集團標煤單價同比上漲一半,但電價基本保持不變,煤電企業虧損面明顯擴大,煤電板塊整體虧損。

曾鳴指,煤價高主要原因之一是為實現「雙碳」(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煤炭生產門檻變高,新增煤炭產量嚴重受限,導致供需關係緊張。

北京《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撰文稱,由於環保要求提高,洗煤需要達標才算及格,提高了洗煤成本,也拉長了生產周期。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今年煤炭開採和洗選業產能利用率為七成三,不少煤場因環保不達標停產。

前日,吉林省長韓俊、河北省長許勤、天津市長廖國勳分別到當地電力公司調研。為提升供電能力,吉林稱要落實與蒙東煤礦中長期供煤協議,加大進口煤採購,組織省內煤礦釋放產能,甚至還派專人到內蒙古駐煤礦。

內地煤炭價格由市場決定,電力價格則由政府管控。隨着煤電企業經營承壓,部分地區已對交易電價開啟上浮通道。七月,內蒙古因火電行業陷入「成本倒掛發電、全線虧損」,允許蒙西電力交易市場價格在基準價基礎上上浮不超過一成;八月,雲南省電廠平均交易價同比提升近一成;寧夏也允許煤電月度交易價格在基準價基礎上上浮不超過一成。

國泰君安研報表示,當前電力供需緊張疊加高煤價的形勢,有望推動電價機制改革提速,還原電力商品屬性,允許市場電價上浮的政策有望在其他省份陸續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