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市民在接種新冠疫苗。
廣州市民在接種新冠疫苗。


幾家歡樂幾家愁!肆虐兩年多的疫情困擾着很多企業,但內地一些醫學檢測機構賺得盆滿缽滿,新冠疫苗公司更是藉此創造銷售神話,逆勢而上。康希諾扭轉連年虧損之勢,智飛生物和康泰生物亦獲利頗豐,不過最大贏家還是被稱為中國「疫苗之王」的科興生物,去年淨利潤超過九百五十五億元(人民幣,下同)。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生物化學系教授金冬雁對《星島》表示,科興疫苗的銷量得益於政策支持,成本很低,可以說是「一本萬利」。記者:梁伊琪

四月三十日,科興生物發布去年年報,業績相當矚目。科興生物去年銷售額達一百九十四億美元,較前年激增三十七倍;淨利潤達一百四十五億美元,相當於每天淨賺三點五億元人民幣,大部分收入來自其子公司科興中維研發的滅活疫苗「克爾來福」。


銷售額較前年飆升37倍

在國產疫苗同行方面,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未公開業績信息,但考慮到其出貨規模和獲批上市時間,市場預期其盈利水平或不遜於科興中維。而康希諾、智飛生物、康泰生物等新冠疫苗廠商雖然業績大幅上漲,但盈利規模與科興中維尚有不小差距。

如今科興生物的風頭一時無兩,但值得注意的是,其在疫情前的規模不大,二○一九年的營收僅為二點四六億美元。《北京日報》報道,在科興疫苗研發之初,科興生物董事長尹衛東是「豁出家底」,將帳面上數億元的現金流全部投入,但資金很快見底,幸得北京市區兩級政府鼎力支持,為研發提供財政資助、劃撥生產廠房。

很快獲批緊急使用的科興疫苗,迅速在全國斬獲大量定單,其後也被納入世衞組織緊急使用清單,在世界多國擴大接種規模。截至目前,科興新冠疫苗在全球供應超過二十八億劑,是去年全球出貨量最多的新冠疫苗供應商。
柬埔寨接受中國政府捐贈的科興疫苗。
柬埔寨接受中國政府捐贈的科興疫苗。

「每劑成本基本是幾元的事」

「國家批個牌照給你,你就有得做。」香港大學病毒學家金冬雁對《星島》表示,科興生物的銷量驚人,主要依賴於國家政策支持,至於生產成本「是很低很低的」。他稱,科興疫苗最主要的生產成本在於保證廠房的生物安全,防止高濃度病毒泄露,「(每劑原材料成本)基本是幾元的事。」

科興生物去年財報顯示,研發費用僅為一點五億美元,約佔全年營收的百分之零點八;生產成本約十億美元,淨利率達七成四,遠超貴州茅台。內地「飛象網」創始人項立剛直接質疑疫苗價格不合理:「科興這麼高利潤,這說明疫苗價格非常不合理,相關部門應約談科興要求其降價。」

截至目前,醫保基金採購新冠疫苗已花費一千二百多億元。今年四月初,國家醫保局表示多次與國內疫苗企業磋商,推動滅活疫苗採購價格降到每劑二十元左右。
香港不少市民接種科興疫苗。資料圖片
香港不少市民接種科興疫苗。資料圖片

九成人打兩針 「賺的都賺完了」

隨着疫苗接種率提高,相關企業未來的利潤空間有限。公開資料顯示,內地近九成民眾完成兩針全程接種,超過七億人接種了加強針。中銀證券研報指出,去年第四季度內地基礎免疫已基本完成,板塊市盈率已基本回到疫情前水平。

「藥企這一波差不多完了,大家都不會預期將來幾年,基本上賺的都賺完了。」香港中文大學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莊太量對《星島》表示。科興生物曾在去年上半年財報中坦言,隨着新冠疫情減弱和與其它疫苗的競爭壓力增加,預計科興疫苗的銷售將下降。

近日,科興中維還爆出裁員風波,涉及配比、分裝、包裝等生產線員工,疑似節約開支。一位網友在「北京市公共法律服務網」憤慨投訴,稱科興中維公司向員工口頭承諾,會將去年一成收益作為年終獎,但今年初先以「風頭太大,要低調」為由暫發年終獎,之後陸續裁員。據報道,科興在裁員的同時,還收縮了國內疫苗產能,並加大了對新冠疫苗國際市場的拓展。不過,科興沒有回應上述報道。

立即下載|全新《星島頭條》APP:https://bit.ly/3yLrg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