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錫進:一刀切超長封控既不科學負作用也太大。
胡錫進:一刀切超長封控既不科學負作用也太大。


內媒《環球時報》前總編輯胡錫進周二(11月1日)晚在微博發文說,自己非醫學專家,但有常識和經驗,能看得出第九版新冠防控方案規定的從境外進入中國大陸者只需要7+3隔離,與當下有的城市對居民社區實施遠超過7+3也就是10天的靜默管理存在矛盾。他直指實施超長時間封控的地方出了執行層面的問題。

他又指很多城市較大範圍的封控持續一周或者10天就基本控制住了疫情,但有的地方封控卻不見效果,只好不斷延長。中國城市的疫情再嚴重,也肯定比國外絕大多數地方的疫情擴散程度要低,那些在內地城市裡被封控兩周以上且反覆核酸檢測陰性的人員,他們攜帶病毒的風險肯定比入境者攜帶病毒的風險低得多。後者可以7+3之後就完全自由行動,城市裡陰性居民卻因為周圍有疫情而長時間行動受限,這當中有哪個地方不對勁,是顯而易見的。

胡錫進指有的社區封了一個月以上仍然出現新感染者,只能說明封控的管理方式和質量出了問題。
胡錫進指有的社區封了一個月以上仍然出現新感染者,只能說明封控的管理方式和質量出了問題。

他又指有的社區封了一個月以上仍然出現新感染者,只能說明封控的管理方式和質量出了問題,可能是居民下樓核酸檢測的排隊過程出現了交叉感染,或者病毒殘留在了樓道,感染了其他人。在有的地方出現過核酸檢測員和志願者是感染者的情況,造成感染鏈突破防控的屏障暢行無阻。他強調如果一些社區封控了兩周、一個月甚至更長時間仍做不到病例清零,封控的組織環節一定存在嚴重問題。那樣的封控不僅十分低效,甚至可能是無效的。
胡錫進建議超長封控的地方針對那些陰性居民調整防疫措施,應增加他們的行動自由多打開一些空間。
胡錫進建議超長封控的地方針對那些陰性居民調整防疫措施,應增加他們的行動自由多打開一些空間。

他又提到,在社區被封控了10天以上的陰性居民都有權利要求結束對自己的行動限制。考慮的一些地方防控形勢的複雜,這個時間做一點延長可以理解,但不能是反覆拖延的。他建議超長封控的地方針對那些陰性居民調整防疫措施,即使不完全開放他們的行動,也應該為增加他們的行動自由多打開一些空間,比如允許他們定時出小區,在規定的時間外出購物、辦事等等。

他拿河南省和內蒙古做例子,說防疫不能搞無差別封控。其中河南表示,要科學精準劃定風險區,不能因為有個別疫情燃點就長期無差別封控整個小區,要讓城市逐漸恢復活力。內蒙古表示,劃定風險區域要精準到樓棟,不能因為出現一兩個病例就封住整個小區,不能無差別無休止地管控和限制。兩省區的這些表態和調整非常值得歡迎。希望其他正在開展疫情阻擊戰的地方也都跟上河南內蒙古的這些思路,共創今年秋冬國家防疫的新局面。
 

《星島頭條》APP經已推出最新版本,請立即更新,瀏覽更精彩內容:https://bit.ly/3yLrg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