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往美國IPO的巴西企業只有11家,包括券商XP,但現時擬上市的公司突大增。
近年往美國IPO的巴西企業只有11家,包括券商XP,但現時擬上市的公司突大增。

(星島日報報道)美國新股市場雖然受中概股上市受阻所影響,但影響並不大,主要是因為巴西及印度等新興市場,有一大批新股正湧向美國上市。這些股份上市總規模可能不及中概股,但總算能夠填補部分失去的中概股市場,為充裕的美元基金找到可觀回報的出路,同時亦可讓美國金融界較少倚賴中國單一市場,令集資業務更穩健。

美國股市今年屢創新高,資金充裕,正適合新股上市,根據高盛巴西投資銀行部聯合主管Rodolfo Soares於本月初表示,在有意上市的10家巴西公司當中,有5家預計於未來半年前往美國上市。相比之下,自2018年前往美國上市的巴西公司只有11家,包括科技公司StoneCo以及巴西最大證券商XP,在過去10年合計,在美國的巴西上市公司數目亦僅17家。



有意前往美國上市的巴西企業,包括有股神巴菲特旗艦公司巴郡(Berkshire Hathaway)支持的科技公司Nu Pagamentos(Nubank)、萬事達卡競爭對手Elo Servicos(Elo),若Elo成功於納斯達克上市,市值可達40億美元。另外,擬前往美國上市的還包括 Hotmart、計算機系統設計及相關服務商Conductor Tecnologia SA、系統集成商CI&T、Ebanx,以及國際技術金融公司Creditas Solucoes Financeiras等。

而由年初至今,不包括特殊目的公司(SPAC),全球在美國上市的企業所籌集的資金約1270億美元,而單單9月首兩周,在市場未開始為恒大集團(3333)債務危機所擔心前,集資額已近500億美元(3900億港元),可見投資銀行短短兩周便獲取豐厚上市費。

至於新股喜往美國上市主要有多方面因素,美銀投資銀行股聯席主管Bruno Saraiva指出,其一為美國市場為跨大西洋的投資者服務,擁有較多資本及較大流動性,自然能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公司,長遠來說,巴西公司到美國上市只會愈來愈多。而其次,巴西公司喜往美國上市則因為他們認為美國市場擁有較多的投資資金。

在巴西國內,新股上市變得更具挑戰性,主要因為巴西央行加息以對抗上升中的通脹,以及總統候選人為明年選舉進行初步辯論向公眾亂開「空頭支票」,或會破壞投資市場氣氛。周初,軟銀旗下軟銀國際首席執行官Marcelo Claure 預計,明年為拉美新股上市歷史「最重要的一年」。

除巴西外,早前本報已提及趁中概股上市停頓,而乘機「攝位」搶美國市場的印度。在新冠肺炎疫情困擾下,人與人接觸減少,反而為不少聚焦互聯網的初創公司帶來商機,加上印度股票市場愈升愈有,SENSEX指數由年初至今累升逾兩成半,年初至今在孟買交易所上市的新股便成功籌資約102億美元。

投行不但招攬巴西及印度公司到美上市,亦有前往沙特阿拉伯爭取新股上市生意,但收到的佣金暫時未算理想。雖然如此,隨著當地市場發展,願意出較高佣金的擬上市公司亦正增多,由以往佔上市集資額的1至2%,增至3至4%。市場人士預計沙特阿拉伯市場未來前景不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