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銀行Nubank靠免年費信用卡成功吸客。
數碼銀行Nubank靠免年費信用卡成功吸客。

(星島日報報道)拉丁美洲國家的官僚主義和制度僵化,為人詬病已久,但經濟發發展落後、企業效率低,卻造就提供解決方案的科網初創企業崛起,該區去年吸引41億美元創投資金流入,比東南亞同期的33億美元還要多,今年上半年流入的資金更達65億美元(約507億港元),逼近印度同期流入的83億美元投資。

拉美最具規模的早期創投基金Kaszek Ventures,其創辦人卡扎表示,該基金自1999年已在當地投資,當時拉美幾乎沒有互聯網,滲透率只有3%,其他都是靠電話線聯繫,如今,互聯網在該區差不多每個市場都有相當程度的普及。



南美洲新冒起的初創公司吸引了全球實力最雄厚投資者青睞,包括今年投資科技新貴的日本軟庫(Softbank),其玻利維亞裔營運總監克勞雷,上月剛宣布第二筆專門投資拉丁美洲的科技基金,繼2019年設立首筆50億美元資金之後,承諾在該區加碼投資30億美元。

克勞雷日前在英國《金融時報》訪問中表示,對於拉美那麼多優質公司缺乏資金感到無比驚訝,因此決定投資當地。他提到拉美許多政府制度缺乏效率加上官僚主義的弊端,給予新創科企發揮的偌大機遇。他指出,巴西和墨西哥擁有全球最賺錢的銀行,但這些銀行效率奇低,造就網絡金融科技崛起的機會。正如新冠疫情在其他地區加速數碼化的變革,拉美這段期間出現過人均最高的新冠死亡率,也經歷過最黯淡的經濟衰退,但亦「逼出了」更多網上的商機和經濟活動。

據拉美私人資本投資協會(LAVCA)的數據,佔南美洲初創企業比重最大的是金融服務,去年流入該區的私人融資中約四成投放於金融科技方面。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拉美逾半人口不使用銀行服務,但萬事達卡的研究顯示,去年5月至9月短短幾個月間,該區有4000萬人開立了銀行帳戶。金融科技初創企業如Nubank和阿根廷的Ualá成為該區銀行服務普及的主要推手。巴西央行去年11月上線可通過手機操作的Pix即時支付平台,登記用戶人數迅速增長至1.1億。

LAVCA前行政總監奎略表示,照搬矽谷故事到當地未必可行,在南美能成功的初創是能解決區內結構問題,而且提出專為當地需求設計的解決方案。

墨西哥獨角獸Kavak正是致力改善一直以來該地購買二手車面對的風險,向買家提供舊車的機械檢測、3個月保養、快速網上信貸和送貨上門的服務;該公司上月完成新一輪融資後估值已達87億美元。在2017年創立Ualá的巴維里說,拉美在某些方面仍落後其他地區,比方說中國有七成商貿通過網上進行,拉美目前卻只有兩成,所以說該地經濟數碼化仍有相當長的路要走。

這憧憬何時能實現誰也說不準,可以肯定的是,拉美科網板塊不斷成長,必然令熱衷發掘新瑰寶的創投基金經理興奮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