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er Aviation創辦人Brett Adcock(左)及Adam Goldstein。
Archer Aviation創辦人Brett Adcock(左)及Adam Goldstein。

(星島日報報道)在美國矽谷工作一直是年輕人嚮往的職業,而近年矽谷高層薪金之高更令人艷羨。在新能源、電商急速發展,加上疫情激發網絡加速普及,令一眾新崛起的矽谷新創科技公司掌舵人即使未見盈利,依然有豐厚報酬入袋。這些科技新貴的行政總裁(CEO)去年的薪酬中位數,更罕見地超越標普500指數的上市公司掌舵人。

箇中佼佼者要數成立僅3年、研發飛行的士(Air Taxi)的初創公司Archer Aviation,正在開發的四座位電動飛行的士,尚未獲得美國監管當局認證,距離實際生產尚遠,且從未產生任何收入。據該公司9月17日的證監文件申報,公司3位共同創辦人上月已獲發巨額特別股份獎勵,總額達9900萬美元(7.722億港元);倘若他們帶領公司達到里程碑,股票獎勵將增加3倍。上述個案足見矽谷初創公司高層薪酬十分優厚,不少更被指較市值更高、歷史更悠久和盈利能力更高美國公司CEO的報酬更好。



美國數據分析公司Palantir的共同創辦人兼行政總裁卡普(Alex Karp),去年獲發總值11億美元(85.8億港元)的薪酬組合,比庫克(Tim Cook)2011年接替已故共同創辦人喬布斯出任蘋果公司行政總裁時所得的3.78億美元,高出近兩倍。兩公司都設立了10年期特別股份計畫,作為CEO的達標獎勵。

數碼保健公司GoodRx的兩名共同創辦人在公司去年9月上市前各自獲得總值2.67億美元的特別股份獎勵計畫,相當於Google母公司Alphabet行政總裁皮采2019年接替創辦人之一佩奇出任CEO時,所得2.81億美元薪酬組合。

根據上市數據及分析公司MyLogIQ研究,去年上市公司中十大最高額薪酬組合中,有九個來自去年上市的初創公司,其中5人的薪酬更比標普500指數中任何CEO都要高。

這些科網新貴掌舵人獲發的股份計畫,都是額外獎勵,與過去例如facebook和亞馬遜做法截然不同。亞馬遜創辦人貝索斯在公司上市時有41%持股,至今沒有收過額外的股份。

矽谷公司高層薪酬組合反映了創辦人的影響力在膨脹,但亦充滿令人不解的謎團。儘管發生像之前共享辦公室公司WeWork和血液檢測公司Theranos的醜聞,創投基金的投資者仍樂此不疲地賦予初創公司創辦人愈來愈重的話事權,通常是透過同股不同權的兩級股份架構來讓他們獲得比其他股東更多的表決權。

早期出資人補充,今日大部分的科網龍頭都是在創辦人領導下做大做強,所以投資者認為值得相信具備發展視野的創辦人,即使初期要付出較高的代價。

支持高薪者認為,這樣的安排有助鼓勵高層推動公司增長,CEO要拿到額外的股票獎勵,就必須讓公司市值增長達標,這樣的話全體股東都會受惠。正如Palantir在證監申報文件中表示,為高層設立上市前的股份獎勵計畫,是在通往上市過程和更遠未來的關鍵時期,激發和挽留人才。Robinhood則在文件中指出,其股份獎勵是要達到具挑戰性目標才會兌現,包括公司的股價在IPO起計8年內升逾兩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