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迅實業有限公司主席張益麟。
興迅實業有限公司主席張益麟。

俗語有云「無奸不成商」,但興迅實業有限公司主席張益麟橫看豎看都是個殷實商人,甚至說他是良心商家也不為過。九十年代港大畢業,考進成衣大企做MT(管理培訓員),學滿師後自立門戶,擁有自家廠房,更獲頒青年工業家獎。別人像他,或許已「印印腳」,偏偏他卻忙着研究如何利用數碼印刷減少環境污染,聘用本地設計師和退休車衣技工,解決社會問題。「你服務別人,不要想自身利益,但做完之後,你會發覺將來自己都會受惠。」

記者 楊詩彤攝影 褚樂琪

五十二歲的張益麟是本地成衣生產商,由他創立的興迅集團為多個國際時裝品牌提供成衣設計、繡花、生產等服務,產品遍布中國、歐洲、東南亞等地。過去多年來在工業界打響名堂,但原來這位工業家差點便與這行業擦身而過。

兩轉軌道入佐丹奴做MT

張益麟自幼讀書成績優異,中學時期又玩學界又做領袖生。和很多高材生一樣,他大學報考醫科,怎料第一次高考滑鐵盧,學校破例讓他重讀,「我在校本來是尖子,卻要留班,當年有很大壓力。」吸取失敗經驗,第二次高考發揮應有水準,但張益麟卻棄醫從商,選讀港大工商管理,「重新思考人生路,覺得自己性格活躍,如果當年入了醫科,就不會有今日的事業。」

結果張益麟在商科過了三年如魚得水的日子,年年上莊之餘,更破天荒組織了一個新加坡交流團,「當年八九民運後,香港出現信心危機,很多企業打算將亞洲總部搬到新加坡,我忽發奇想,組織一群港大學生到新加坡考察,研究兩地競爭力。」憑着亮麗的履歷,張益麟甫大學畢業便獲日本山一證券聘請,到當地擔任金融分析師,準備踏上一條康莊金融路。

革新供應鏈系統 年年升職

「山一證券當年只請了兩個人,機會很難得,但知道未來三年要離港,當時媽媽患了眼疾,細佬妹年紀亦細,覺得自己有責任照顧家人。」張益麟毅然放棄出國機會,考進了本地時裝企業佐丹奴當MT,人生軌道一轉再轉,才走進了成衣工業的領域。

生於小康之家的張益麟,媽媽是老師,爸爸經營小生意,家中還有一妹兩弟。上一代信奉「大教好細」,「考第二、三名媽媽已經罵我,說你是哥哥,我不對你嚴,你如何教好細佬妹呢?」張父的生意則時有起跌,好景時一家住過紅磡區新樓,失意時試過有大漢上門追數。童年充滿跌宕,有人選擇自怨自憐,有人卻遇強愈強,張益麟明顯是後者,「這些經歷都是鍛煉,所以我好細個已有種責任感,思想比同齡小朋友成熟。」

初出茅廬的張益麟,為佐丹奴革新了供應鏈管理系統,令成衣生產補貨時間,由原來的九十天,大大縮短至一星期。超卓的工作能力,讓他在企業內步步攀升,「我差不多每年都升職,九四年已是生產部總經理,九五年同時負責東莞和菲律賓的生產,管理三、四千人。」

打工無hea做 外闖遇白武士

至九六年佐丹奴重組,將生產線外判,幾位生產部高層邀請張益麟一起往外闖,「當時我沒有答應,打算留在佐丹奴做零售。」事實上,張益麟當年剛剛置業,面對供樓壓力,難以動身。「但他們動之以情,我所學的都是他們所教,現在他們有困難,希望我報恩。」張益麟心軟下改變主意,決定與他們籌組興迅。

「怎料叫了我出來,原來不夠錢搞。」事緣其中一名牽頭的拍檔選擇退出,令興迅頓時失去一半資金,陷入財困。張益麟記起當年協助佐丹奴上市時,認識了一個家族基金,「於是我打給她,說明想找投資者,她出奇地一口答應。」一個電話讓興迅從谷底反彈,「由無變有,這是往日種的因,有今日的果。如果當年我打工hea住做,別人感受不到真誠,不會對我有印象。」

後來興迅的生意愈做愈大,張益麟更於一一年獲頒香港青年工業家獎,此後經常到大專院校演講,毫不吝嗇與青年人分享經營之道。他亦在一次社企民間高峰會上,認識了香港聖公會福利協會總幹事李正儀,啟發了他將商界與社會連繫起來,創造共享價值(CSV)的想法,「事業到了一個水平,開始思考做生意與解決社會問題是可以並存,慢慢有了社創精神。」

「共享」想法 還車衣工尊嚴

當時工業界面對內地成本上漲,不少廠房向東南亞遷移,張益麟卻反其道而行,於一五年成立TML(To Make Locally),在港設低碳綠色生產中心,利用數碼印刷技術將生產過程的碳排放量減至最低。他又聘用本地退休車衣技師,「我們最想是賦權給他們,用返他們的專長,還他們一個尊嚴。」TML亦為本地設計師提供創業平台,協助他們將設計生產和銷售,過程幾乎零成本,「希望解決設計師無出路的問題,孕育香港品牌。」

「以往商界是股東利益最大化,現在是持分者利益最大化。」TML利用了公司的核心競爭力,解決社會痛點,然而作為香港首批推動CSV的商界,張益麟坦言是一步一腳印。縱然TML的賺錢能力未必及得上他人,但他相信這個選擇沒有錯,正如昔日他以真誠待人,也非求回報,「你服務別人,不要想自身利益,但做完之後,你會發覺將來自己也會受惠。」

擔任百學員導師

樂意成他人之美

張益麟經常獲邀到大專院校分享,不時有學生主動向他求教,請他擔任導師(mentor)。

張益麟的成長雖非荊棘滿途,但走到現在也累積了不少人生睿智,故常常獲大專院校、商會等邀請,向青年人分享自己的經歷。他表示,不時會有青年人聽過他分享後,主動要求與他聯繫,向他請教人生經驗、企業之道等,即使他甚少參與師友計畫,至今累計有過百位學員(mentee),維持緊密聯繫的也有十多二十個,部分更早已畢業投身社會。

他笑言自己對學員來者不拒,只要自己對有關範疇有所認識,也會樂意解答,「如果走過來說有條絕世好橋可以賺錢,我也會幫,年輕人有夢想也是好事。但若然他有個使命幫到社會,我會更加落力。」

你服務別人,不要想自身利益,但做完之後,你會發覺將來自己也會受惠。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