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倩兒否認是受羅嘉瑞施壓。資料圖片
劉倩兒否認是受羅嘉瑞施壓。資料圖片

鷹君集團「羅老太」羅杜莉君控告匯豐國際信託一案,今早在高等法院續審,匯豐信託前董事總經理劉倩兒第6日出庭作供。她強調信託人於前年1月收到羅老太的新意願書後,一直希望先與她單獨見面,確認羅老太明白意願書內容,但不表示絕不容許其律師在往後會面同場。原告方質疑信託人起初同意羅老太在律師陪同下開會,直至開會當日早上才臨時「轉軚」,是因羅嘉瑞一方向信託人施壓,信託人不願得罪他們。劉倩兒否認。

原告方資深大律師余若海質疑,匯豐信託拒絕羅老太在中倫律師事務所的律師陪同下開會,全因羅嘉瑞質疑中倫是否客觀並對羅老太忠誠,而開會前一日,羅嘉瑞、羅康瑞與羅鷹瑞聯手要求信託人先與羅老太單獨見面。

劉倩兒指受益人確有擔憂,她亦有將意見反映予管理層,但關鍵是她與羅老太通電話後,發現對方不明白新意願書內容,加上羅老太有「跟人講嘢」的習慣,有見「成件事發展落嚟,最安全係你one-on-one先」。

羅老太在通話中要求暫援執行意願書內容,劉倩兒同意這或是羅嘉瑞指導她說的,但中倫的律師同樣道理也可能指導羅老太,在她不明白的意願書上簽字。

余若海直言,信託人欲一名97歲高齡長者,在無律師陪同下討論信託的法律議題,是過於天真。劉倩兒反駁指:「唔嘗試點知呢?」余若海再問,劉私下對其與羅老太的通話錄音,是否對羅老太不公平。劉否認指,信託人「想佢明白1月6號嗰封letter of wishes(意願書),背後係發生乜嘢事」。

另外,羅老太前年9月致函信託人,要求將羅嘉瑞與五子羅鷹瑞永久剔除於受益人名單,但一封去年2月的信件指,羅老太要求收回該指示。羅老太今年6月作供時否認簽發該信,又指羅鷹瑞太太林文端曾2次「哭哭啼啼」地拜訪她,並呈上聲稱是她的「醫療報告」予她簽署,文件上卻毫無內容。

被質疑呈假報告、騙取羅老太簽名的林文端今早出庭作供。原告方向林展示上述可疑信件,質疑她聲稱該信是老太要求她草擬並寄送予信託人,並不真確。林否認指,該信的確是羅老太著她撰寫的。原告方其後再無追問。

案件將於下年1月22日再審,劉倩兒將繼續作供。匯豐一方透露,劉倩兒完成作證後可傳召另一信託職員Brent York,其後羅康瑞或羅鷹瑞可出庭,最後才到早前申請加入訴訟失敗的羅嘉瑞。

法庭記者:黃梓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