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由興德學校風波、沙田圍呂明才小學財務混亂,到日前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教師墮斃悲劇,引起社會關注在校本管理下的校長權力監管問題。有中學校長坦言,全港大部分學校的校董屬義務性質,難花時間了解學校事務,往往只根據校長提出的議案進行會議。比起硬性規定校董接受學校管理培訓,有校長認為,邀請熟悉學校運作的已退休校長出任顧問,更有助校董會發揮監測校長的功能。另有校長指出,校內職員的投訴處理機制仍不周全,難以公平對待投訴雙方,建議參照學校處理外間投訴的方式,設立獨立委員會,處理投訴不公及上訴個案。記者林紫晴

天水圍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教師林麗棠,日前疑因工作壓力墮樓身亡,及後其辦學團體亦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的成因。事實上,近兩年接二連三爆出的校園風波,不少均與校長涉嫌濫用權力有關,是次悲劇發生後,中小學的校本管理問題再次掀起討論。

「掛名」校董象徵式開會

在校本管理制度下,所有資助中小學須設立法定校董會,由教師、家長、校友及獨立人士出任校董,負責監管校內教育運作。不過,廠商會中學校長麥耀光指出,校董會的成員大部分有要職在身,只能以義務性質參與學校事務,「校董們基本上是義工,大多只會按照校長提出的議案開會,平日根本沒時間了解學校運作,很難『跟貼』校情。」

有「校政專家」之稱的退休校長雷其昌不諱言,不少「掛名」校董只會象徵式出席一年召開數次的校董會,甚少參與學校的實務工作,教職員的下情難以上達,「很多時連老師的樣貌都認不到,遑論與老師溝通。」

教育局現時推出的校董培訓課程,只以自願性質參與,使學界質疑其成效。不願具名的退休校長指出,培訓課程「有好過無」,惟只靠短短的幾堂課及講座,「再培訓」的校董仍舊難以掌握校情,「學校管理思維很複雜,牽涉教育認知、行政、人事管理、法律問題等,要掌握絕非朝夕之事。」

邀退休校長任顧問助監察

麥耀光亦認為,一時三刻難提升校董的學校管理水平,故提議邀請熟悉學校運作的退休校長出任顧問,為校董會提出意見外,亦有助校董會發揮監測校長的功能。

目前大部分學校均會參考教育局的《學校處理投訴指引》,自擬文件列明投訴程序,惟獅子會中學校長林日豐指出,該指引通常只應用於家長、學生等外間投訴,假設一學科老師獲家長投訴,會交由學科主任或副校長處理個案,如此類推,「如果有人投訴校長,便由校董會處理。投訴人若不滿校董會的處理方法,亦可向獨立委員會上訴。」

反觀教職員之間的投訴個案,林日豐直言,政府暫無特定指引予學校跟從,目前只靠校董會及辦學團體,自訂方法處理個案,「學校的運作模式與社會中的公司不同,我們不設『人事部』,所有人事管理都要校長、校董及校監等處理。」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主席黃錦良則認為,校本管理制度推行至今,大部分學校基本運作順暢,惟多宗校園風波均揭示校政問題,故有必要檢討現有的投訴處理機制,「如坊間憂慮的『自己人查自己人』,投訴機制應規定涉事教職員避席。」

資助小學校長會主席兼聖公會聖雅各小學校長張勇邦亦稱,教育局現設的投訴處理機制,雖稱不上是「完善」,但至少「完備」,設有基本的申訴渠道,惟並非所有教職員都認識及了解程序,「正如《教育條例》的內容,都不是每個人都熟悉。究竟是否所有學校持分者都清楚、跟足機制,就不得而知了。」

林日豐雖認同學校事務應先交由校方處理,但現時不少投訴人因擔心被「秋後算帳」,往往只以匿名形式向校董會投訴,「校董會通常都苦無對策,因聯絡不到匿名投訴人,不知可如何作出交代或行動。另一邊廂,投訴人可能認為校董會無作跟進,對校方失去信心之餘,內心的不滿亦會繼續積存。」

林日豐相信,通過獨立委員會,更能確保投訴人及被投訴人有同等權益,「由獨立個體組成的調查小組,與學校、教師不會有利益衝突,才可公平公正地進行協商。」

最重要保密收集意見

雷其昌則指出,由具教學經驗的退休校長擔任義務顧問,扮演中間人角色,聽取老師的意見,並向校長或管理層提出建議,「最重要是保障老師權益,以保密形式收集意見。」

為研究校本管理政策的推行現況,教育局於一七年成立的「校本管理政策專責小組」,早前亦已完成相關諮詢。黃錦良冀望局方可盡快處理現有校本管理的制度問題,增加校本管理的運作透明度之餘,亦應檢討校董門檻及培訓,「包括要求新任校董接受適當的課程,須完成一定時數的培訓,增加對學校管理的專業性。」

全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