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引入生物柴油多年,惟被指推廣不力,有本港生物柴油廠更因為無生意「停機」多時。
港府引入生物柴油多年,惟被指推廣不力,有本港生物柴油廠更因為無生意「停機」多時。

生物柴油在外國成行成市,在港卻被多個行業唱反調,政府更被質疑推廣不力。大型車輛主要使用柴油,有業界十年前獲邀試用生物柴油後,引擎「打柴」,油箱內更發現結漿、不明飄浮物,故決定「永不錄用」。政府曾以增加投標分數,鼓勵工程業界多用生物柴油,但多個業界均未曾聽聞有相關措施,相信措施影響範圍極有限。洗衣場鍋爐雖也使用柴油運作,但行內人歸咎成本問題,無誘因使用。本港曾有三家登記生物柴油廠,惟其中一家早已停機,更放棄續牌,負責人直言,「香港根本無生意,我如何開機?」 記者 李卓穎 郭增龍「生物柴油有生意,有人買,我就會開機,現在無人買,我可以做甚麼?」記者昨日聯絡曾經營生物柴油廠的泰榮環保科技執行董事蔡秀炎,他已不想多解釋本港生物柴油廠的黯淡前景。泰榮曾是本港三家生物柴油廠之一,但記者昨日翻查環保署的登記「廢置食用油」處理商名錄發現,其公司已不在登記冊內。蔡秀炎承認,其公司已停機多時,目前無計畫重開。

停機多時無計畫重開

根據環保署一六年的研究文件,本港每年消耗約一百四十萬噸傳統柴油,大部分用於道路交通和建造業。以當時本港有三家生物柴油廠,每年可以生產超過十萬噸純生物柴油計算,本土生物柴油理應不乏出路,惟每年僅使用約九百噸純生物柴油,數字強差人意。有廢食油業界更直言,三家生物柴油廠如將生產效能推至最高,一星期內便足以製成九百噸生物柴油,形容數字「少得可憐」。

香港陸路客貨運輸議會主席蔣志偉指,十年前曾有商家以比一般柴油便宜幾成的價錢,邀請業界試用生物柴油,但有貨車使用生物柴油後不久,引擎旋即「打柴」,疑因油質量欠佳所致,「油箱內結漿,亦發現不明飄浮物體,一般柴油不可能出現這個情況,所以我們認為是豬油或廚餘廢油比例太高引致,每部車更花費了十多至二十萬元進行維修,生物柴油用不到一年多時間就要『冚旗』!」

質劣疑令引擎「打柴」

貨車業界幾部車輛接連出事,前線司機亦有感使用「劣質」生物柴油影響車輛性能,蔣志偉及其他行家決定「永不錄用」,「外國業界很放心入生物柴油,因他們在大品牌的油站入油,品質、成分肯定不會出事。」他又指,「搵食車」所選用的油,將影響汽車供應商的保養及保險,如中港車必須在香港加油,輸內地油將失去保障。在生物柴油受保成疑下,業界絕不會如此「偉大」,單純考慮環保而選用。

香港物流協會前會長陳鏡治表示,業界使用生物柴油與否,很大程度取決於價格成本,即使現時在港使用生物柴油不用課稅,惟行內七至八成車隊獲油公司提供折扣優惠,故生物柴油售價難敵一般柴油,「擁逾百架貨車的大型車隊,折扣隨時可達一半,即使單頭車也會自組小聯盟或借用更高優惠的帳戶入油,若只跟牌面上的定價打和,其實也是輸了。」

香港陸路客貨運輸議會主席蔣志偉說,業界被質量欠佳的生物柴油嚇怕,不敢試用。
香港陸路客貨運輸議會主席蔣志偉說,業界被質量欠佳的生物柴油嚇怕,不敢試用。
歐盟多國強制要求油站提供生物柴油,惟本港沒有相關做法。
歐盟多國強制要求油站提供生物柴油,惟本港沒有相關做法。

全港得三個油站不方便

另外,物流業界看重入油方便程度及供應穩定性,惟目前本港只有三個分別位於機場、青衣及大埔的油站供應生物柴油,陳鏡治認為供應地方太少,「如果不是在附近工作的貨車,司機不順路又要額外花時間駕車前往入油,亦浪費額外油錢。」

運輸業界尚且有嘗試採用生物柴油,惟不少工程業界甚至未有聽聞生物柴油有在地盤內使用。記者昨日聯絡多名工程業界,包括註冊小型工程承建商簽署人協會主席黃永華、註冊承建商商會創會會長陳耀東及合源建築負責人謝錫洪,他們均表示未曾於工程中使用生物柴油。

於本港廢物食油回收商任職的廖先生(化名)知悉,有政府大型工程合約的標書內,列明承建商如在地盤內非道路建築機械使用生物柴油,可獲加分,增加成功投標的機會。不過,他相信只有零星大型建築商有在標書承諾使用生物柴油,使用量亦是疑問,「無人知建築商用了幾多,甚至是有沒有用。」環境局上周回應議員質詢時,亦表示政府沒有備存包括建築、運輸等行業使用生物柴油的數字。

落後歐盟 促列入續約條款

洗衣場使用鍋爐生產蒸氣,作為熨衣服及乾衣之用。有不願具名的中型洗衣場負責人表示,目前行內不論大集團,抑或自營洗衣場,皆沒任何一家有使用生物柴油的習慣,部分小店更有機會為節省成本而使用廉價廢油,「年收六千萬的洗衣場,隨時油錢支出已達一千萬元,由於能源成本很重,我們沒有誘因要用生物柴油。」以其洗衣場為例,現時跟兩三家油場合作,對方慣常每周報價,讓他選取定價較便宜的供應商。

對於本港商家抗拒使用生物柴油,綠惜地球總幹事劉祉鋒認為,本港的應用發展落後歐盟多時,「歐盟已轉用環保標準更高的B7(百分之七生物柴油混九成三傳統柴油),但香港連B5(百分之五生物柴油混九成五傳統柴油)都不多行業肯用。」他建議政府為專營巴士、小巴續約時,把使用生物柴油的要求劃為條款,並參照歐盟的做法,強制要求油站提供生物柴油,始有可能提升本港的應用量。

洗衣場能源成本高,業界坦言無誘因改用生物柴油。
洗衣場能源成本高,業界坦言無誘因改用生物柴油。

廢食油供過於求 無人問津轉出口

內地環保法下,不法回收商難以走私廢食油到內地牟利,登記收集商收油量趨增,惟廢食油在港供過於求,業界只好轉為出口。有不法商人在港高價回收廢食油,再走私到內地,回流餐桌成「黑心油」的劣行,在業界一直有相關流傳。於本港廢物食油回收商任職的廖先生(化名)表示,自內地環保法生效後,邊境海關巡查嚴密,避免洋垃圾進口,令本港不法廢食油出口難度大增,加上環保署於一六年推出的「廢置食用油回收行政登記計畫」,在網上列出收集商名單,方便餐飲業界辨識回收商的身分,因此近年本港整體回收廢食油量明顯上升。

雖然回收量增加,但廖先生坦言,其公司目前只有七成的廢食油賣給本地生物柴油廠,其餘則直接出口,「業界的回收系統逐漸成熟,但香港生物柴油市場太細,增加產量都無人買。」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