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者討論去留問題。
示威者討論去留問題。

七月一日反修例示威者衝擊立法會,昨天網上就曾出現一段十數分鐘的短片,短片中有大約十來人在商討撤還是留,從短片所見,這批「死士」的年齡似是二十多三十歲,他們在討論中亦提到「議員」,有人指若「議員」亦留下,他們就不撤,若「議員」不在,就應考慮撤離。

入立會示威者:驚都會做

當日闖立會的示威者最少百餘二百人。網上片段顯示,約十來人在會議廳討論策略,有「死士」表明,如若撤退,只會讓傳媒拍得凌亂場面,指責眾人為暴徒,而撤退回家則運動打回原形,往後學生會因此被捕,呼籲抗爭者改為如台灣太陽花學運般長期佔領,「愈多人愈安全、警察無辦法驅散一千個人」,不過在外包圍的抗爭者未能聽見,難以響應。

有示威者討論期間表明裏面人數較少,難以長期抗爭,而在立法會外的市民明顯亦希望眾人撤退;有示威者則表明已經有犧牲準備;有示威者則表明「有議員喺度,就可以留喺度」,沒有議員則難以留守。眾人討論未有共識,抗爭者在宣讀誓言後撤離,不願撤離者則遭其他抗爭者抬走,但有關片段其後遭到刪除。

當日闖立法會的示威者有各色人等。《星島日報》記者接觸到三名示威者,分別是教師、工程師及空姐,三人並沒有參與撞擊玻璃幕牆,其中兩人進入立法會後亦沒有參與破壞設施,直言不知道破壞行動的目的。其中一位示威者表示,衝入立法會時「驚一定會驚,但都要做」,矛頭並非林太一人,而是整個制度和政治氛圍,無悔參與。她在踏入立法會前曾以為,運動會演變成太陽花學運,長期佔領能癱瘓議會運作,並促成港府面對訴求,但警方清場前一刻則反而憂慮事件變成六四,「我唔知,我唔想發生」,面對鎮壓和清算,她形容做法只會令全香港最有質素及理想的一代滅絕及絕望。

另有佔領會議廳者表示,進入立法會並非戰略計算,亦非考慮後果,形容「係一班絕望嘅人走投無路嘅表現」,強調雨傘運動後無力感籠罩至今。他承認「有啲行為係過咗火」,惟明言「一個唔係選出嚟、監察唔到政府的立法會,早就唔屬於人民……權力機關無人民授權,所謂嘅尊嚴都係枉然」,他未有後悔佔領,惟承認擔心家人得悉而憂心。

在立法會示威區但未有入內的女示威者憶述,當時環境已經唔係諗有無用。對於未有進入立法會,她明言感到愧疚,「佢哋要坐十年、八年,我哋完全幫唔到」,有負擔的她明言再選一次,仍是難以踏前一步入內,但會到龍和道參與防線,「希望幫多陣」,不讓速龍小隊太早進入立法會拘捕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