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匡指衝擊擾民失民心 。
倪匡指衝擊擾民失民心 。

反修訂《逃犯條例》演變成流血衝突,持續兩個多月的社會抗爭越演越烈,警民衝突變成暴力清場,矛盾撕裂未見出路。著名科幻作家倪匡一部作品《追龍》曾經「寓言」:「僅僅只是幾個人狂悖無知的決定,就可以令得一個大城市徹底被毀。」對於示威者以雞蛋抗擊高牆,以快閃堵路、磚頭和雨傘還拖、塗污國徽等行動,倪匡接受《星島日報》專訪時坦言,這些「小兒科」衝擊行為對動搖政權毫無作用,擾民手段反而失去民心支持,還不如兩次一、二百萬人上街震懾全世界。他認為爭取五大訴求之路難行,只要遊行夠人多、夠團結,不一定訴諸暴力才夠力量。若世上真有「衛斯理」,倪匡相信以「衛斯理」的聰明睿智,只會參加遊行,不會盲目衝擊而「授人以柄」,示威者是時候重新檢視再出發。

反修例事件由五大訴求變成警民衝突,對內地有很深了解的倪匡坦言,年輕示威者用錯抗爭方法。由六月九日和六月十二日先後有一百萬和二百萬人上街遊行,他認為開始時都好成功,逼使特首林鄭月娥暫緩修例,可惜運動後來變成衝擊立法會大樓、塗污中聯辦的國徽,如今快閃堵路、港鐵不合作運動,最終變成衝突被清場,「變咗泄憤多過運動,這不是好現象。始終你點樣用武力你卒之都打不過催淚彈和子彈槍,你一定打不過,你應該有這些認識。」

「變左泄憤多過運動」

他指,今次運動沒有「大台」,但幕後指揮似有若無,而暴力衝突反而讓當政者有轉移視線機會,授人以柄「送上門」,「即是你自己畀把寶劍人地拮你,這是好不智的行為,但這是年輕人衝動,無辦法,發泄是必然的,發泄的過程至今為止,你又無辦法再進一步了。」

倪匡指,如今變成「煽動群眾鬥群眾」,他對示威者在爭取五大訴求上進退失據連呼可惜,「可惜呀,勇武有餘但考慮不足呀,好痛心!」他指,最無必要是阻塞交通、阻人上班,「本來你是弱勢去對抗強權,你忽然間調轉頭去做強權對付老百姓,你無道理調轉頭去欺負弱小。」

不信香港「死路一條」

他亦不認同示威者以為將武力升級就能達到目的,論武力又不及法國及俄羅斯的示威者激進,反而每次百萬人遊行令當政者恐懼,「百幾萬人做出震驚全人類的行為,這是幾好的優勢,但你搞啲小兒科衝擊……這些無作用㗎嘛,百幾萬人上街至有作用。」

倪匡曾在其著作《追龍》講述一個東方城市將會滅亡,不是天災所致,而是其優點盡失,他曾說這個城市就是失去自由的香港。倪匡說,香港自九七回歸以來,不少人已感到民主自由收緊,「你買雷射筆都畀人拉,還有甚麼自由可言。」但他不相信香港會「死路一條」,「一是離開,一是反抗,一是不時出來遊行下。」有說《施政報告》或會派糖「氹港人」,倪匡坦言如今社會撕裂已不是錢可以解決,在整場運動中,港人不要將自己看得太重要。

倪匡與契女豐林文化施陳麗珠(左)。
倪匡與契女豐林文化施陳麗珠(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