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起:阿添、文仔。
左起:阿添、文仔。

削髮為僧,在不認識佛教的新一代眼中,像是古老的事。阿添及文仔年紀輕輕,經歷去年底短期出家,下定決心遁入空門,希望告訴世人,出家人既有手機、也知時事,並非走入深山,不理世事的局外人。僧人「接地氣」就如同佛教的道理一樣,運用在繁華的香港,同樣貼地,「我們想用年輕人的語言,令大家認識佛教。」 記者 郭增龍

苦難是不少人尋求宗教的起點,三十出頭的阿添,五年多前因心律不正入院,經檢查後發現心臟機能只是常人三四成。他過去就讀基督教背景學校,聖經道理,他略知一二,卻未能回應疑惑,直至他讀佛經、靜坐,終於找到內心平安,亦明白佛教無常的道理,決定潛心學佛。

阿添十多歲時,父母離異,更與父親反目,十七歲已一個人住,與家人關係疏離,學佛令他明白孝順父母的重要,「很多的因緣下,我才有機會在這個家庭出世,無論家人做過甚麼也好,都是他帶我來到這個世界。」他於是嘗試修補父子關係,邀約對方飲茶聊天,「爸爸驚訝我為甚麼會找回他,我答他,因為我學習佛家的道理後,知道做人的基本。」

講佛偈 手遊做引子

阿添在東蓮覺院修讀佛學班後,發現寺內不少僧人並非七老八十,其中不少正值壯年。僧人雖然剃頭並穿上袈裟,但既非躲進深山不理世事,更了解時事,講座不止懂得用Powerpoint簡報,更會以時下手機遊戲為引子,貼地講佛偈,令阿添印象深刻,亦埋下出家種子,「我想趁年輕時多做一點,想大家知道佛教都可以很貼地,減少誤會。」他更笑言,外界對出家人有不少誤解,「以為是感情受創,才會出家,一旦做了和尚,更要斷六親,不問世事。」

去年十二月,阿添更專程到英國法雨禪寺,削髮穿袍,體驗僧人靜修、讀經的生活後,他決心出家,但要過家人一關。阿添的父子關係雖因佛教而修好,但其父聽到出家二字,立即反對,「他幾次電話聽到我想說這個話題,就馬上停止通話。」他後來帶父親到佛堂,一起參加法會後,亦解釋佛陀也照顧父母的事迹後,近日其父態度終見變化,「他道自己不再跟世俗人一樣,對出家人有偏見,會支持我的決定。」

用年輕人話語傳教

不過,同樣有意出家的文仔卻遭父母強烈反對,他只好靜待因緣,用時間改變雙親的決定,「出家不可以沒有得到父母同意,但我會繼續進修佛學課程,努力在生活上講經弘法,等有機會再向父母提出請求。」

身處繁華的香港,阿添認為,佛教令人心靈安定的力量,可以回應香港生活逼人及情緒緊張的困境,但種種誤解令不少人對佛教卻步,他期望趁自己還年輕,可以用年輕人的語言,弘揚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