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
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

有市民趁昨晚「鬼節」在深水埗警署外聚集燒衣,期間有人以射筆照向警署外牆,警方先後舉黑、橙旗警告,再施放多枚催淚彈驅散人群。欽州街、荔枝角道、基隆街等多處煙霧瀰漫,有附近的居民表示,家中關上門窗但仍有催淚煙攻入單位,吸入眼部不適,家中更有一名6個月大嬰兒。她又不滿警方濫用催淚彈,直斥「差到冇得再差」、「我唔覺得佢有一晚係做得好」,更直言「我哋有bb嘅,撤退得去邊?佢咁放法,坐穿梭機都走唔甩啦」。

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
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
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
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

居住在北河街一單位的湯小姐表示,自己居住地方與警方施放催淚彈位置相隔一段距離,但催淚煙仍然會攻至其單位,大人眼部都感到不適,何況6個月大的嬰兒。她批評警方濫用催淚彈,「差到無得再差,唔覺得佢有一晚做得好,依家影響全部市民,唔係示威者問題,係警方處理手法有問題!」,她又形容警方無差別發放催淚彈,質問是否有需要動用催淚彈,更怒斥其行為是想謀殺香港市民。

她又說,曾致電999報警中心求助,「打極都無人聽,聽咗又叫我哋打返去警署,警民關係科都係無人聽電話」,直斥報警毫無用處。她又指,「如果有事你叫我哋撤退,我哋有BB嘅撤得去邊?佢咁放法(催淚彈),坐穿梭機都走唔甩啦」。

另外,一名姓李的居民昨晚乘的士返回位於福榮街的住所,甫下車即聞到濃烈催淚煙味,他指出當時街上未見有示威者,只有零星居民,批評警方行為不顧居民感受,又認為需要檢討放催淚彈的限制,是否需要在焗促的內街施放大量催淚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