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演變成激烈的社會運動。
反修例演變成激烈的社會運動。

反修例演變成激烈的社會運動,有青年人提出「攬炒」口號,部分年輕人為了理想,不惜將香港變成「焦土」。香港自毀長城,其他城市就可以不戰而勝。

香港經濟因為劇烈的社會運動,開始出現惡化,預計短期內不會回復正常,甚至會日走下坡。香港過往出現類似的情況,公眾都會深表關注,社會很快回復理性,經濟慢慢重拾正軌。不過,今次的情況卻似乎不一樣。眼見各行各業崩壞,遊行示威依然繼續,甚至不少人對穩定繁榮的價值提出質疑。有年輕人表示要與香港「攬炒」、要與大陸「攬炒」,這些人被稱為「焦土派」,對他們而言,香港能否繼續穩定繁榮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達到他們的政治訴求。

股市集資能力大受影響

香港年輕人有這種想法,可能有很多原因,其中或涉及深層次的社會矛盾。但說到底,香港沒有經濟實力,變成一無所有的城市,是否能夠達到他們的政治理想,滿足到他們所謂的訴求」,實在大有疑問。在年輕人背後,有很多鼓勵,甚或把香港變成政治城市的力量,他們的出發點只是想渾水摸魚,博取政治或經濟上的好處。

自從反修例風波爆發以來,很多城市都在靜觀其變。例如一向把香港視為頭號競爭對手的新加坡,自香港爆出反修例風波以來,都在謀劃如何分走甚至完全取代香港作為中國財富中心管理中心的地位。近期亦有不少人提出,中央要在深圳搞「自由貿易試驗區」,作為應對香港變局的備案。

除了區內鄰近城市,較少人留意的是,強如美國的紐約,都會在香港的亂局之中佔到競爭優勢。香港是全球三大金融中心「紐倫港」之一,香港排第三,次於第一的紐約和第二的倫敦。由於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在銀行和股市的優勢逐步變得明顯。因為陸續有內地企業來到香港上市,總市值不斷地增加,加上「滬港通」和「深港通」,讓中港兩地資金可融通起來,前景一度非常樂觀。

然而,自從反修例風波爆發以來,香港大型新股上市接連觸礁,例如亞洲最大啤酒股百威亞洲上市因為反應欠佳被逼取消,百威可能會出售資產,亞洲百威在可見的將來都不會再上市。這個市值幾千億港元的大公司,不會成為香港股市的一員。另一家更受矚目的是阿里巴巴,阿里巴巴當年因為同股不同權的問題,跑到美國上市,掛牌後非常成功,每日交投量有數以百億元計,創造的經濟效益很大。阿里巴巴原定在今年下半年來港第二上市,但由於香港的市況因為反修例風波,計畫變得不明朗,導致阿里巴巴可能會重新考慮來港上市的計畫。中美貿易戰開打以後,很多在美國上市的中國概念股都在研究是否回歸香港,香港局勢突然變得動盪,中概股回歸潮亦受到影響。

除了中資股,有股市猛人提到,早兩年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沙地阿美籌備上市,規模甚至比阿里巴巴更大。當時,紐約、倫敦和香港都在爭取沙地阿美到本地上市。倫敦因為英國脫歐的困擾,競爭力較弱,剩下紐約與香港之爭。雖然沙地與美國關係密切,香港原本比較難爭,但一來美國有集體訴訟的傳統,二來沙地希望與中國加強石油業的合作,香港仍有機會吸引沙地阿美到來上市。其後,由於石油價格下跌,沙地擱置了沙地阿美的上市計畫,紐約與香港爭客的暗戰才告暫停。

爭沙地阿美上市難敵紐約

最近,沙地阿美傳出重啟首次公開募股計畫。英國在脫鈎問題上每況愈下,吸引更低,這個時候香港搞「攬炒」,市況低迷,恐怕會喪失了吸引沙地阿美來港上市的條件,令紐約遂成為贏家。

股市猛人指出,看紐約、倫敦和香港三大金融中心之間的競爭,其實也是政治的大棋局上其中的一環。倫敦本來是全球第二大金融中心,是紐約的主要競爭對手,但英國搞脫歐,美國在背後大力鼓勵,樂見其成,因為倫敦的金融地位必然受到打擊,香港在今次的反修例風波中,競爭力也被削弱,紐約變成一枝獨秀。可見美國的外交政策與金融中心息息相關,努力為本身的經濟利益創造沃土,其他競爭對手要變成焦土,他們怎會不拍手贊成呢?

全文刊《星島日報》「港情周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