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僱主吳美璇。 葉君怡攝
前僱主吳美璇。 葉君怡攝

首宗外傭獲准越洋以視像作供的勞資糾紛,今於西九龍裁判法院開審,一名已返回菲律賓的菲傭指責前僱主無理解僱,故入稟勞資審裁處追討逾8.5萬元。惟前僱主及女兒作供時聲稱菲傭沒有在工作期間盡其職責,更曾兩次在洗髮用品落藥及多次指插其10歲女兒下體,最終決定即時解僱她。

申索人為菲藉外傭Mallorca Joenalyn Domingo,今由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的秘書Shiella Grace Estrada代表協助審訊。被告人為前僱主吳美璇(譯音)。菲傭就其工資、有薪年假、返祖家機票及有關損失等向吳追討。

吳今作供時否認自己無理解僱菲傭,指責她工作三個月期間未曾盡其職責,包括稱自己不懂做飯、沒有花時間照顧女兒及曾於洗衣時殘留一大堆泡沫於衣服上等。吳曾屢次就其工作表現向僱傭中心投訴,惟一直未有太大改善。

吳續指菲傭曾兩次於洗頭水中落藥,致其及女兒痕癢及「頭皮很痛、很痛、很痛」,痛楚持續近3至4日。吳於第一次發現事件後質問菲傭爲什麼要這樣做,菲傭疑跪地求原諒,並稱不會有下一次,故吳作罷。惟菲傭其後疑重施故技,吳再忍受不住報警,惟警方要求雙方和解,並沒有化驗該洗頭水。署理主任裁判官何慧縈問吳有否親眼看見菲傭落藥,吳稱「聞到(洗頭水)有奇怪味道,十幾年一直沒事,一直都是這樣用」。何官即指出吳於書面供詞指她感到頭皮痛楚才揭發事件,現庭上又指是先聞到有味道後報警,要求吳澄清有關時序,惟吳沈默近一分鐘後,無正面回答問題,只稱「為什麼要問這麼多問題?」

女兒今於屏風後確認此事,指每星期洗頭髮4至5次,幾乎每次洗髮後都感到痕癢,沒有聞到其他味道,亦曾就此事看過醫生。

吳更稱菲傭於每日洗澡時以手指插入女兒下體,致其流血發炎。法官質疑她沒有就此事尋找社工協助,吳表示要保護女兒,亦不好意思找社工協助。女兒作供時表示菲傭有意屈曲手指「挖」其下體,曾三次看醫生。

據了解,勞審處的訴訟必須由申索人及被告人親自出席,不能離港,否則會被視為放棄申索,相信視像作供可為更多外傭取得應有權益。Justice Without Borders香港辦事處指,菲傭Mallorca Joenalyn Domingo早於16年10月入稟勞審處,向吳追討賠償,並於同年12月返回菲律賓,期間曾在組織協助下申請視像作供,惟一度遭否決申請,幸去年終在高等法院上訴成功,獲准以視像作供。聆訊明日再續。

法庭記者:葉君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