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內地家長憂慮本港政局問題,為跨境來港上學的子女申請退學。
部分內地家長憂慮本港政局問題,為跨境來港上學的子女申請退學。

反修例風波持續數月,部分內地家長憂慮本港政局問題,為跨境來港升讀小學的子女申請退學,情況引起學界關注。有小學因多名原校跨境生突然退學,其三年級被逼「縮班」而衍生超額教師,校長坦言大失預算,而原定今學年開展的教師進修課程,或須另作安排。亦有校長指,早前退學的跨境學童近日已聯絡校方,期望盡快「回流」復課。為使內地家長安心,有學校開學前已通過通訊群組加強與家長溝通,發放區內及校園附近的最新消息,並特別為放學歸程隊加派人手,確保本地及跨境學生上學安全。 記者 林紫晴

隨着「雙非」學童大幅減少,加上今年初跨境生專屬校網剔除葵涌、青衣及黃大仙地區,不少小學於開學前已重新部署收生計畫,不能再倚重跨境生源。因應反修例風波愈演愈烈,部分內地家長於暑假期間已考慮為子女安排退學,預備插班入讀本港小學的跨境生亦臨時變陣,令多所取錄較多跨境生的學校大受影響。

位於葵青區的荃灣商會學校,過往取錄不少跨境生,今年初被剔出專網後,該校已重新部署收生安排。該校校長周劍豪表示,早有心理預備今學年的小一跨境新生人數下跌,故已將小一班級數縮減,惟預料不到竟有三名升讀小三的原校跨境生,在開學前後退學,影響原定的班數安排,直言「大失預算」。

家長憂局勢 插班又退學

根據教育局資料,推行小班教學的學校以二十五人為每班派位人數,換言之,學校實際在學人數達二十六人則可開辦兩班。周劍豪指出,去年二年級全級學生人數達一百二十六人,故今學年三年級維持班數不變,但因多名原校跨境生及插班生臨時退學,經教育局派員「點人頭」後確實,該班級總人數少於一百二十六人,故須按照規定「縮班」,由六班變五班。

周劍豪表示,有學生家長向校方致信指,憂慮香港現況未穩定下來,要求保留學位一個學期,暫時安排子女在內地讀書,惟因本港沒有休學機制,相關的「休學」申請會被歸類為長期缺課,故局方維持「縮班原判」。教育局過往曾表明,除非有合理原因及實據,長期缺課的學生將不會獲計算入實際在學人數。

原定教師進修課程受影響

考慮到校政及教學情況,他決定繼續保留六班及超額教師,「開學後要再重整班級時間表、重新調配人手安排,影響更大,唯有緊縮日常開支。」他續說,原定今學年開展的教師進修課程,亦須再作安排,「因超額老師的出現,我們較難獲取額外代課金,安排老師進修方面,的確有點『頭痕』。」

跨境生專屬校網內的屯門興德學校,亦有三名跨境生退學,該校校長賴子文稱,其中一名跨境生於開學前已決定退學,「不少中學生在暑假參加社運,有內地家長會擔心小學會有類似情況,又不太掌握香港情況,故於開學前申請退學。」他續說,開學後的校園氣氛和諧,反映社會爭議對小學的實際影響小,有內地家長見及情況未如預期般惡劣,已向校方詢問可否「回流」復課,「近日也有跨境生向我們『敲門』,希望插班入讀。」

聖公會天水圍靈愛小學今年共取錄七名跨境小一新生,校長孔偉成稱,雖無入讀小一的跨境生退學,但相關人數較去年減半,二三年級則有數名跨境生退學,但原因不明。他表示,開學初期,曾收到多名內地家長查詢,大多擔心校外附近的情況,「有內地家長索性親自來港,接送子女上學放學。」至於校內情況,孔偉成坦言「無得欺瞞」,「老師的教法、校園氣氛等,學生們都會如實告知家長。」

學校App或群組發放區內消息

位於北區的鳳溪第一小學,本地及跨境學生比例各佔一半,校長朱偉林表示,該校暫無跨境生申請退學,但由於跨境生數量多,校方非常關注他們的上學情況。為使內地家長安心及讓跨境子女如常上學,他指出,早於開學前已通過學校流動應用程式、通訊群組,向家長發放訊息,讓他們更掌握區內情況,「我們亦會提醒家長提示子女要注意安全。」

朱偉林續稱,該校通過早會及校園電視廣播,讓學生了解現況,明白社會上有不同意見,好讓他們作出正確行動,「例如面對激烈活動,我們會呼籲小朋友要保護人身安全,不要參與其中;如果有人派發單張,亦提醒他們盡量不要取閱,預防跨境生在過關時出現任何問題。」

本月初各區中學均出現人鏈行動,朱偉林坦言,不少內地家長對事件表示擔憂,故該校聯同鄰近中小學,派出多名老師到校園外維持秩序,各方和平表達訴求的同時,場面亦容易控制。另外,為確保學生上學及放學安全,該校亦特別為放學歸程隊加派人手巡查,包括上學沿途的車隊、馬路及港鐵站情況;與接送跨境生的校巴保母車緊急聯繫,通過通訊群組向他們作出提醒,「我們八月中已商討開學時的跨境交通安排,及後傳出的罷課活動,我們亦有跟他們協調。」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