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學者料,大橋的工程成本至少要三十年才可回本。
有學者料,大橋的工程成本至少要三十年才可回本。

歷時近九年興建的港珠澳大橋於去年十月底通車,據悉大橋每年主橋營運成本約二十二億元人民幣,並主要收取車輛的過橋路費作營運開支;惟《星島日報》初步計算大橋自通車十個月以來的車輛通行路費,收入僅達二億三千九百多萬元人民幣,收入佔支出不足百分之十。有學者料,大橋的工程成本至少要三十年才可回本。

大橋通車前夕,廣東省發改委曾召開聽證會討論大橋車輛收費。《星島日報》翻查當時的會議文件,留意到大橋主體工程每年營運成本約二十一億九千萬元人民幣,每年車流量約二千零七十三萬架次。文件亦指,大橋管理局就主橋工程向銀行貸款逾二百七十億元人民幣,其長期及短期借款的利息總共高達二百三十六億元人民幣,料自通車起二十五年才可完成所有還款。

惟《星島日報》從最新車流資料發現,大橋自去年十月底通車至今年七月共十個月,總共有一百一十五萬八千多架次車量來往,當中以私家車的車流量最多,來往架次逼近五十四萬。若以現時大橋的車輛通行費用計算,本報初步估算大橋自通車十個月以來,大橋管理局可收取二億三千九百多萬元人民幣的過橋費用,相比每年營運成本約二十二億元人民幣,收入只佔整體約一成。

收入僅及支出一成

車輛的通行費對於大橋管理局相當重要,運房局回覆本報查詢時指,根據三地政府協議,大橋管理局負責大橋主橋的建設、營運、管理和維修,故大橋主橋的維修費用將會由大橋管理局承擔。至於大橋主橋收入包括通行費由局方用以償還銀行貸款,以及支付大橋的日常營運及保養的開支,故大橋主橋收入並非由港府收取。

研究珠三角交通多年的大灣區香港中心研究總監王緝憲稱,大型基建很難在短時間內回本,加上現時來往珠三角的交通多元化,變相大橋的競爭力相對較小,以致現在使用大橋的車輛不多,他預料大橋的工程成本至少要三十年才可回本。

雖然大橋的主橋營運及維修費由大橋管理局支付,港府亦需為大橋的香港口岸及其連接路支付營運及維修等開支,港府預料本年度大橋的日常開支約五億四千萬元,較去年大橋未通車時的約二億元,增加至少一倍。香港運輸研究學會資深會員熊永達指,大橋通車一段時間後,以往未有出現的問題將會顯現,故政府需要作出修補,故今年的費用較以往增加至少一倍,屬於正常的情況。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