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憧憬中美就《法案》傾掂數。資料圖片
建制憧憬中美就《法案》傾掂數。資料圖片

反修例示威者本周六又有大規模集會,主題為「救援國際,堅守自治」,爭取美國參議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向中國政府施壓。今次反修例運動聲稱「無大台」,但策略卻甚為明確,一直採取「兩條腿走路」。一方面是「攬炒」,藉着勇武派的暴力行動,以破壞香港社會經濟作威脅,逼使北京讓步;另一方面就是國際施壓,尤其是借助中美貿易戰,將香港作為「子彈」送給美國,換取美國政府與香港反對派「同行」向北京施壓。後者亦的確做出成績,美國眾議院早前已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剩下兩關包括美國參議院的通過和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簽署。不過,建制圈中近日突然流傳一種說法,認為中美已就香港問題「傾掂數」,《法案》雖然已過眾議院一關,但或許能在參議院及總統桌前被攔下來。

建制派此一憧憬,建基於最近種種迹象。第一是中美貿易戰第一階段協議有機會出台;第二是美國副總統彭斯上星期的對話演講,雖然表明與香港示威民眾站在一起,但強調的是「和平示威」,而且更開腔,「我們敦促你們維持非暴力抗爭的路徑」。有建制中人認為,彭斯這個說法,顯示美國正在「叫停」暴力示威;第三,是香港的區議會選舉,建制派本來預料有多名「港獨分子」被DQ,結果卻沒有出現這情況,令揣測者懷疑中美「傾掂數」不再DQ,以換取美國放棄《法案》。持此一觀點的建制中人,甚至一度以為與美國關係密切的黃之鋒也能「入閘」。

不過,黃之鋒最終還是被DQ,這個「中美傾掂數」的說法似乎無法自圓其說。有泛民中人亦認為,看不到美國有放棄《法案》的趨勢。有曾訪美的民主派議員認為,參議院和眾議院的版本或會有不同,但相信《法案》依然會通過,惟他強調美國政治有其複雜性,不可輕下定論。

今次反對派成功在美國推動《法案》,能否「威嚇」北京未可知,但商界以至在港美商卻的確擔心。香港美國商會會長早泰娜上周曾在外國記者會演說,提到《法案》是美國為香港發聲之舉,惟她同時強調,美國和香港現時貿易關係極佳,如若《法案》實施,將會對港美關係造成預料之外的巨大傷害,例如對入境、關稅及出口控制等政策的變動,將會令穩定的關係出現變數,如若再有制裁等爭議性的外交工具,更為影響企業信心和本港法治精神。她表明,美商最為關注本港治安及人才外流的問題,又表明百分七十五美商仍願意留港發展。不過,有政圈中人則笑言,美國商會始終只是商會,在美國亦是人微言輕。

全文刊《星島日報》專欄「大棋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