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浩彥(左)及趙家進(右)分別在庭上作供。蕭文軒攝
謝浩彥(左)及趙家進(右)分別在庭上作供。蕭文軒攝

一名Wargame發燒友因野戰裝備分配上與另一團友血海深仇,多次在訊息中表示要「做底」對方,涉嫌前年設局報復,5月底涉利用「午夜野戰局」作煙幕,暗中串謀另一名團友趁遊戲期間時,在將軍澳五桂山上殺死他,並删除其手機內所有內容後,企圖將它變賣。2人被控謀殺等罪,今在高等法院受審。

嚴汝衡(洋名Martin)和周正賢(洋名Bernard),被控於2017年5月28日,聯同黃朗祺謀殺死者郭葦諾(洋名Bosco),而嚴汝衡另被控串謀他人刪走死者電話內的資訊,以意圖妨礙司法公正。控方指並沒有目擊證人,但會依賴被告人的信息記錄等環境證供,證明被告有犯案意圖。

控方開案陳詞指,首次被告和死者均是Wargame發燒友,他們有收集野戰相關器具的習慣。他們三人從前年3月起,聯同其他野戰愛好者,被加入至一個名叫「午夜郊遊團」的WhatsApp群組。就著野戰裝備的分配上,嚴和死者生前一度有「牙齒印」,嚴曾經聲稱要給死者一個教訓。

前年3月,嚴曾經發出訊息指:「無人可以幫倒Bosco(死者),我哋可以在一次午夜團中,以我哋喜歡的方式X佢。」,他亦曾對死者表達恨意:「有兩種人我不會原諒,其中一種是專門偷朋友東西的人,包括PaPa和Bosco 。」

前年5月26日,即死者被殺前2日,嚴透過WhatsApp,預告兩日後將會舉行一次「午夜野戰局」,亦暗地𥚃向次被告周正賢Bernard發訊息指:「我會趁零五(另一名團友)與Bosco分開後做底佢。」,「我會同Bernard做底佢之後,Bernard就會撤退,我只會用4至5分鐘做底佢,執好佢啲野,同埋好佢條屍。如果有人打電話畀佢,我就話佢有急事要走先」。

至於案發當晚,嚴汝衡聯同死者和「零五」,以及第四名團友,一同前往五桂山夜行,嚴和死者先行上山頂,惟一小時後只有嚴下山和餘下的人會合,團友問及死者行蹤,嚴回應指,他有急事先行離開,但直至凌晨3時,死者的電話仍然打不通。直至早上,嚴曾私訊另一團友:「行動成功,低調處理!」又叫對方:「幫手洗機之後賣左佢」。周曾承認自己殺害死者,並將他的手機收藏在自己的背包內。同日中午嚴將該手機交給友人,並要求他重新建立新的手機帳號。

5月29日,死者被發現陳屍荒野,頭部被笠上麻包袋,附近撿獲一支三呎長染有死者基因的鐵通。死者頭骨骨折,頸部中刀失血,身上多處有瘀傷和割傷,當場證實死亡。而嚴和周在其寓所被搜獲他的背包和鞋等,染上死者血跡。

死者同母異父的兄長謝浩彥供稱,弟弟自小五起已培養起Wargame的興趣,生前平均每周1至2天外出打野戰。前年5月27日晚上近10時,一名叫「零五」的死者友人到訪他們家,11時左右便接走死者去參與午夜Wargame團。

現就讀科技大學,綽號「零五」的趙家進供稱,他也是一名Wargame發燒友,他自2014年便結職死者,翌年在一次Wargame中結識2位被告。死者遇害當晚,曾主動邀請他到五桂山測試一些新裝備,於是趙應邀,同晚約10時到死者家會合死者後,一同前往五桂山。

法庭記者:蕭文軒

其中一名被告案發後由警員帶回現場調查。資料圖片
其中一名被告案發後由警員帶回現場調查。資料圖片
死者同母異父的兄長謝浩彥出庭作供。蕭文軒攝
死者同母異父的兄長謝浩彥出庭作供。蕭文軒攝

死者郭葦諾。網圖
死者郭葦諾。網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