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仍有數十人留守,非受訪者。資料圖片
理大仍有數十人留守,非受訪者。資料圖片

在理大校園,目前仍有數十示威者拒絕離開。本身是裝修工人的二十五歲阿仁(化名)上周留守中大,本周則轉戰理大。他既不是中大人,又不是理大人,自言自己是社大人(即未有就讀大學便投身社會工作)。被問到是否衝衝子,阿仁指自己每個角色都有擔當,現時在理大飯堂擔任廚師照顧年輕人。

無怪「手足」 曾採反包圍失敗

參與過兩場戰役的他指,在中大示威者態度比較認真,「可能好辛苦先入到中大一帶,所以(大家)去到都好珍惜抗爭嘅時間」,反認為理大的示威者有嘉年華心態,未有充足抗爭準備。他續稱理大有天然優勢,包括物資豐富、有建築群掩護走避,「最好嘅天時地利,但仍然欠缺啲人和」,除了抗爭態度,參與人數亦十分影響局勢。

廚師憂警開槍 指千人崩潰錄遺言

阿仁坦言理大失守會打擊抗爭人士氣勢,選擇留守是希望讓外界知道仍然有人堅持。雖然被困理大,但他無怪「手足」,認為他們曾經採取反包圍策略但只是無能為力。

另一名留守廚師阿安(化名)則指自己本身任職廚師,周日進入理大是希望提供伙食給年輕人,當日他由下午十二時在廚房埋頭煮食至翌日凌晨三時。他未曾想過警方會大規模封鎖理大,現時回想周日屬離開時機。不過他指自己無法拋棄年輕人不顧,「有啲𡃁仔𡃁妹唔識煮嘢食,經常都係食罐頭同杯麵」。

他表示過去一周情緒起伏較大,示威者打算由校內A座突圍,但被警員擊退被逼折返,當刻擔心警員會以步槍及手槍掃射在場人士,「當時真是人間煉獄,令人最崩潰是當時有一千多人錄遺言,每個人都在哭泣,致電父母,有些人則找記者拍『大頭』,希望出事後都可以有相片交給至親」,阿安哽咽憶述當時情況,直指畢生銘記當時感受。

過去幾天局勢緩和,他的心情亦轉趨平靜,認為食糧不短缺,至少可支持多一周。被問到有否想過如何離開,兩人均拒絕自首,被問到具體的逃生方法,同稱都是「見步行步」。記者 朱海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