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苗粵劇團主席杜韋秀明(左)認為,小花旦黃韻嘉愛上粵劇可歸功於兒童粵劇團的培育。
青苗粵劇團主席杜韋秀明(左)認為,小花旦黃韻嘉愛上粵劇可歸功於兒童粵劇團的培育。

今年十三歲的粵劇小花旦黄韻嘉,難忘五年前首次演出的情景,臉上的脂粉味令她不慣,上片子的膠水冷得讓她打顫,許多小朋友被布條「勒頭」痛到哭了,但她強忍下來。穿妥戲服後,她走到鏡前,看着自己的一身裝扮,所有不適即時一掃而空,「跟我以前在大戲棚看到的演員一樣漂亮!」粵劇申遺後,本港兒童粵劇團急速發展,韻嘉亦在此後開展粵劇人生,她不止學戲認真,更成為劇場常客,連老倌助手都認得這個稀有的小戲迷。一張張尚有稚氣的臉,是香港粵劇界的後浪。

記者 李卓穎攝影 梁文輝

○九年粵劇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時,黄韻嘉才三歲,但本港常年有神功戲上演,讓她四五歲時便跟粵劇結緣,「有次家人帶我去石澳燒烤,路上看見一個大戲棚,我被戲服和鑼鼓聲吸引了。」這段記憶對她而言有點模糊,但家人很記得韻嘉手上拿着一串魚蛋,全神貫注地看大戲的樣子,黃媽媽對粵劇沒有特別偏好,更覺此情此景十分有趣。

小二起練習花旦唱腔功架

直至韻嘉小二時,她獲同學邀請一起加入東區兒童粵劇團,此後開展每周練習唱功、基本功和把子功的生涯,期望做個稱職的花旦,「現時每星期一次的練習由三小時加長至四小時,放學後六至十時去劇團,唱功有幾首曲要練,基本功既有踢腳,亦包括練習『定山』(上肢平衡)二十幾分鐘等,最後的把子課要耍刀弄槍。」因她鍾情粵劇,平日不止額外花時間請人助她練唱,同時亦將愛好延伸至中樂,盼學習以不同角度觀賞一齣大戲。

「朋友知道我喜歡粵劇都很驚訝,她們覺得這門藝術很傳統,印象中只知演員的臉上畫成紅白兩色,戲服很華麗,超高音唱戲,除此之外,不知其他元素也值得欣賞!」韻嘉看粵劇還會留意演員的身段、感情、唱腔,還有舞台布景、着裝等細節皆不容忽視,她為驗證其說法,特意帶同輩去看老倌演戲,幾個女生以半價學生票入場,身旁觀眾都比她們年長一截。

儲錢狂看戲 走遍大小劇場

韻嘉談及粵劇,神情總有點靦腆,但又有掩不住的興奮,家人見她醉心粵劇,願意月付一千元零用作其粵劇基金,「我把錢存起來,等到每年中國戲曲節時瘋狂看戲,單是今年的戲曲節已看了十場演出。」她每次都要買最前最好的座位,為看戲曲中心的開幕劇目《再世紅梅記》,黃媽媽更找來九位親友幫忙登記抽籤,才令女兒成功購票,「買到票真的超級開心」。

在粵劇觀眾當中,韻嘉可說是另類,她不止年紀輕輕,更是頻頻入場,黃媽媽陪同幾次過後也決定「投降」,放手讓孩子自己去看戲。一年多下來,她走遍各大劇場和戲棚,看過七十多套粵劇,相關講座亦不錯過,大老倌的助手也因而認得這位小戲迷,且因不時放學後穿着校服入場,她多次遇到有長者主動前來跟她打招呼,「她們說以前也讀我這所學校!」韻嘉完場後回家,經常凌晨一時多才抵家,身體累透,但她依然滿足。

區區有劇團 興趣班培訓

粵劇申遺後,培育出韻嘉這般沉醉於大戲的演員兼觀眾,青苗粵劇團主席杜韋秀明相信,可歸功於近年的兒童粵劇團發展理想,「早年只得三兩個兒童粵劇團,如今幾乎區區有人為兒童開辦劇團,以興趣班形式為新一代提供訓練。」她眼見近年粵劇演出量大增,年輕演員有更多機會觀賞自己將要演出的相同劇目,借機向大老倌偷師,了解專業演員的演繹方式。

杜韋秀明一直積極培育新一代演員,其中一項撒種工作是每年暑假其劇團有份協辦的粵港澳青少年粵劇藝術交流營,此計畫是近年獲得粵劇發展基金贊助,免費為新一代而設的專業培訓課程。韻嘉過去兩年亦參與其中,密集式訓練辛苦,但亦讓她看到自己的基本功不足。黃媽媽在旁也笑稱,女兒特訓後自知筋骨太硬,「回家後多了在家拗腰壓腿。」

政府撥款鼓勵起用新秀

粵劇發展若要延續下去,必須有後浪推前浪,惟杜韋秀明坦言,○七年前本地培訓的粵劇新晉苦無出路,一度流失不少人才,直至青苗粵劇團於○八年成立,為新人提供較穩定的發展平台,使業界新丁從粵劇學院畢業後,成為主要演員之前有個緩衝階段,「青苗培育了三代演員,第一二代的演員現在都成長了,自己找到了很好的發展路向。」

杜韋秀明有感,近年演員「上位」的機會增加,加上政府為粵劇界設下資助條件,要求戲班於六柱演員採用新秀,「目前許多主要演員只是三四十歲,相比大老倌年輕時期的發展步伐更快,政府撥款甚至可鼓勵戲班邀請二十多歲的演員擔當要角。」她續指,不少新一代自行開辦小劇團籌組演出,演出以外的發展路向亦愈見廣泛,同時兼任編劇或藝術行政等工作。

以粵劇演員為職業,對年僅十三歲的韻嘉還是言之過早,她當下最大目標只是希望每次演出都有肉眼可見的進步。放眼粵劇申遺的第二個十年,杜韋秀明深信新星的發展機會只會有增無減,近年的兒童粵劇培訓未必可將所有人變為職業演員,但多一人入門學藝,至少保證多一個專業觀眾,惟盼種子有日收成結果,新一代有興趣入行從演,把粵劇發揚光大。(系列完)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