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紹惠過去不時實地視察本港樹木,找出樹木生長問題。 資料圖片
趙紹惠過去不時實地視察本港樹木,找出樹木生長問題。 資料圖片

真菌專家趙紹惠最近忙個不停,除了不時為樹木睇「街症」,批評港府管理樹木不善之外,最近更擔任「滅蚤大隊長」,研究以真菌滅蚤。不過,趙紹惠其實早於一四年提前退休,在大學再無教席。脫去繁瑣的行政工作,她更體驗到「退一步海闊天空」,除了研究行得更前,今年更走入海洋公園擔任導賞員,引領遊客認識大小熊貓,過程她有另一番領悟,「這裏可以親眼看到動物的生活狀態,是比課室更好的學習空間。」記者 郭增龍

在橫頭磡邨廉租屋長大的趙紹惠笑言,昔日的屋邨沒有綠化空間,擠住在石屎森林之中,她對植物的興趣,啟蒙於昔日「公仔箱」內,每周一次由外國製作的植物節目,「在熒幕看着植物生長的變化那刻,我覺得很神奇很有吸引力」,後來她在中學生物科老師指導下,決定於大學修讀環境科學,並輾轉返回中大任教,成為真菌專家。

「公仔箱」探秘開啟科學路

研究是趙紹惠的興趣,過去她多次利用真菌知識,解決污染問題,包括利用種菇廢料分解固體垃圾,過程產生的沼氣更可成為生物能源,她甚至利用種菇廢料製成分隔行人路及馬路的屏風,以吸收汽車廢氣中的化學污染物。真菌在她手中,可以變成萬用除害劑,難怪中大生命科學學院今年初成立「香港滅蚤研究行動組」,團隊正苦惱於如何解決劏房蚤患問題時,她即表示有意加入,研究以真菌滅蚤,更到劏房實地採樣,分析牀蚤品種,以制定對策。走入劏房那刻,她看到擠逼的房間及惡劣衞生環境,不禁慨歎,「想不到今時今日仍有如此惡劣的居住環境。」

落劏房滅蚤 為樹木「睇症」

除了滅蚤,趙紹惠近年一直為樹木「睇症」,了解真菌對樹木的侵害,並不時公開批評政府的樹木政策。原來她近年可以專心於研究工作,始於一四年提早退休的決定,她形容近年大學教授要兼顧行政、教學及研究,不少工作時間都用在日常行政工作,難以專心研究,部分制度更帶來無形壓力,「我試過拿到一個研究資助,要每四個月評核一次成果,做得不好資助就要停止,過程中最大的壓力,是我為了這個項目額外聘請了研究人員,難道要他做四個月就被解僱?」

趙紹惠在一四年不過五十一歲,但她已決意提早退休,尋找第二人生,「我是賺少了幾年的錢,但同樣多了幾年尋找樂趣的時間。」現時她只要與大學有合作研究項目,就可以回到大學實驗室重操故業,並不時應邀出席講座或工作坊,傳承她的真菌知識,「有時忙碌的程度與過去大學的工作差不多,但我更享受現在的過程。」今年初她更走入海洋公園,參與「海洋公園X信和集團黃金導賞員計畫」,在公園擔任導賞員。

她笑言,過去研究一直專注於植物,擔任導賞員是換上退休人士的身分,重新學習動物知識,而通過面對面講解,可以即時看到聽眾的反應,得到與研究工作截然不同的滿足感,「以前在學校教書,提到生物情況,最多只可以上網搜尋影片,海洋公園則有不少生物生長,令我們可以觀察其生活狀態,是比課室更好的學習空間。」

訪問當日,趙紹惠在亞洲動物天地向遊客講解大熊貓的生長環境,樂在其中,「落公園看花草樹木,就是老人家的理想生活!」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