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委會接獲投訴,指紋眉服務質素參差。網圖
消委會接獲投訴,指紋眉服務質素參差。網圖

消委會接獲投訴發現,紋眉及植眼睫毛這類美容服務質素參差,效果有機會與描述不符,更潛藏安全隱患。消委會接獲的其中一個個案,職員游說仿真眉質素更佳,收費貴近3倍,但效果與描述不符。

投訴人光顧A美容院的680元飄眉服務,惟職員積極推銷仿真眉,說效果比飄眉更佳。投訴人看過相關照片後認為效果理想,即使價錢高近3倍,最終亦選用。然而,仿真眉效果卻強差人意,眉毛不但又黑又粗,亦沒有清晰紋理,感覺像用水筆加深顏色,極不自然。投訴人認為眉毛效果難以接受,要以680元購買修復液,希望能改善效果。及後,從友人口中得知,仿真眉不會令眉毛的顏色變得如此深及誇張,加上兩邊眉頭不對稱,令投訴人大受打擊,因此向消委會投訴,要求退款。

調停後,A美容院指修復液已開封不能退款,不過投訴人可轉換其他同等價值的療程或產品,又建議投訴人回美容院檢查,再因應情況調整眉毛。然而投訴人對A美容院信心盡失,考慮循民事途徑索償。

消委會截圖
消委會截圖

個案二:

另一宗個案,投訴人在社交平台看到B美容院推廣日式植眼睫毛服務,標榜最新技術,效果自然。投訴人以首次體驗價298元試用,B美容院職員提議加150元使用防敏感膠水,又游說以1000元迎新價預購3次植眼睫毛服務備用,考慮到植眼睫毛大概只能維持1個月,投訴人答允。其後,投訴人亦按指示,洗臉時避免用力搓揉眼睛,可是新植的睫毛3天後相繼脫落,參差不齊,令投訴人非常尷尬。雖然B美容院隨即安排補植眼睫毛,但情況沒有改善,補植後的睫毛也於5天後幾乎全數脫落。

B美容院堅拒再次提供補植服務,投訴人感到失望,要求協助卸下睫毛及退回預購服務費用,惟B美容院只同意協助卸下睫毛。投訴人質疑B美容院的廣告內容失實,亦不滿美容師卸下眼睫毛時剪短真睫毛,故向消委會投訴及要求退款。B美容院強調植眼睫毛效果因人而異而拒絕退款,但同意投訴人可轉用其他相同價值的美容服務。投訴人未要求進一步跟進。

個案三:

消委會提到的第3宗個案,指投訴人於C美容院接受紋美瞳線服務,包括上色及補色各1次,費用合共1850元。回家後,投訴人雙眼痕癢腫痛,翌日立刻求醫,醫生表示或因紋美瞳線墨料接觸眼睛所致。投訴人遂向C美容院投訴,職員初時口頭承諾退款,之後轉稱需向公司申請。

一星期後,C美容院經理聯絡投訴人,指沒有接獲其他顧客投訴,估計投訴人的皮膚比較敏感,因此過敏反應嚴重,建議將餘下的補色服務轉為紋眉或其他療程。投訴人拒絕,擔心再度出現過敏反應,遂向消委會投訴。雖然不打算追討相關醫藥費,但投訴人要求退回一半費用900元。同時,因當日以現金付款,並沒有發出正式單據,投訴人只有與公司的溝通記錄作為憑證。

C美容院解釋紋美瞳線的服務收費並非將上色及補色步驟分開計算,重申不會因顧客自身皮膚不適應而退款,惟投訴人可以將餘下的1次免費補色服務轉換為面部護理。消委會告知投訴人或需透過小額錢債審裁處追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