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輸署的最新資料顯示,年屆六十五歲的長者司機多達十九萬人。
運輸署的最新資料顯示,年屆六十五歲的長者司機多達十九萬人。

本月初八旬教車師傅駕車釀成奪命車禍,高齡駕駛再度為交通安全帶來隱憂。現時七十歲以上職業司機每次續牌均須通過體格檢測,惟有視光師指,相關驗眼要求粗略,比起續取船牌的驗眼標準為低,難保高齡司機的視力未有老化迹象。運輸業界則稱,職業司機工時長,年長與否均易患上心血管疾病,認為定期驗身才能減低交通意外發生。惟職業司機抗拒抽時間詳細驗身,非公司制的自僱司機也難有人就其身體情況把關,無從得知其健康是否已響起警號。 記者林紫晴 李卓穎

上周四油塘發生一宗奪命車禍,一名八旬教車師傅在非教學時,駕駛客貨車失控撞斃途人,事故起因仍在調查,卻已引起外界關注高齡駕駛所衍生的問題。據運輸署最新資料,截至去年十二月底,全港持有正式駕駛執照的人士中,約有十九萬七千多人已年屆六十五歲,佔全港司機總數約百分之八點五,其中七十歲或以上的長者司機有逾六萬五千四百人。

《道路交通(駕駛執照)規例》訂明,年滿七十歲或以上人士申領或續領正式駕駛執照時,須遞交由註冊醫生簽發的體格檢驗證明書,包括視力、精神狀態、骨骼及肌肉系統、平衡與協調、聽覺等檢查。據運輸署的資料,過去三年間,共有八名七十歲以上人士,因患病或身體傷殘而不獲發駕駛執照。

驗眼粗略 無驗青光眼

惟香港執業眼科視光師協會會長詹振邦稱,規例建議讓申請人在日光下讀出距離二十三米處之車牌號碼,事實上卻難以執行,「最多只會在室內驗眼房,於六米以上距離放置驗眼表。」他又指,現行規例所訂明的驗眼要求粗略,未有針對檢驗青光眼、白內障等長者常見的眼疾,「除了遠距離視力,亦應檢驗司機的視野、色覺等。」

一二年南丫島撞船事故後,海事處已更新定期體格檢驗內容及頻率,並要求船長每五年進行一次視力測試。詹振邦表示,現時續取船牌的驗眼標準,較續取駕照為高,包括遠中近距離視力、色覺、視野、夜盲等檢測,「以視野為例,檢查時若發現申請人的視野收窄,他便有可能患有青光眼。」為確保高齡司機的視力未有老化迹象,詹振邦認為,除了提升驗眼要求,政府亦應將體檢年齡降至六十五歲,每三年檢查一次。

教車師傅高齡化 最老90歲

職業司機高齡化是不爭事實,駕駛教師業亦不能倖免。運輸署的最新資料顯示,截至去年十二月底,一千五百八十四名持牌駕駛教師中,約兩成二為六十一至七十歲,約一成四為七十一至八十歲,八十歲以上則佔少於百分之五;最高齡的駕駛教師執照持有人則約為九十歲。

香港汽車駕駛教師聯會主席李加安表示,行內不乏年長教車師傅,港島區亦有一名八十多歲師傅正活躍教車,「老師傅的學生人數較少,不會全日開工,通常只開日頭或夜晚。」他續指,年長司機每年續領駕駛教師執照時,亦要遞交體格證明,「起碼每年都要過關,才可繼續教車。」

香港汽車工業學會會長李耀培認為,年長職業司機長時間駕駛,或多或少影響其精神及眼力,身體響起警號都未必察覺。GP1私人駕駛教師組創辦人陳迪手則反駁,教車師傅及其他職業司機的工時長,年長與否均易患上心血管疾病,過往亦有非年長司機駕駛時突然暴斃,故他認為所有司機均須定期驗身,以減低意外機率。惟目前不少的士、小巴等商用車職業司機,抗拒抽時間詳細驗身。

隱性病難監測 靠司機自己

的士業內有一半司機年逾六十五歲,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的士分會主任杜燊棠直言,由於的士司機並非公司制,年紀偏大的司機礙於錢銀考慮,未有恒常接受身體檢查的習慣。運輸署十年前雖通過「至fit安全駕駛大行動」,為商用車司機提供免費健康測試,惟他指出,測試時段不配合司機工作時間,建議分拆成兩個檢查時段,或派發健康測試卷讓他們自行到診所進行檢查,「早更司機收工,測試時間也結束了。」

杜燊棠又認為,隱性疾病防不勝防,年長駕駛者普遍都有此問題,但外界對的士司機健康的監測渠道有限,要靠他們自己多加注意,「車行租車予司機不會有甚麼限制,閒置一架的士都牽涉成本問題,很難在此方面施加限制。」他續稱,工會一向主張司機一更工作八小時,以確保有足夠休息,惟不時有司機開車九至十二小時。

退休巴士車長 轉揸小巴

小巴行業亦出現不少「生果金司機」,公共小型巴士總商會主席凌志強指,年逾六十歲的退休巴士車長已是行內「生力軍」,不少年逾八十歲的司機每周也會兼職兩至四日,整體司機的身體健康情況值得關注,「六十歲以上的職業司機,就算不是『三高(高血壓、高膽固醇及高血糖)』,也是『兩高』。」

凌志強表示,最年長的車長一般會選擇開早更,免卻晚間開車看不清的危機,但由於紅色小巴多屬自僱,不少六十歲以上司機仍會開夜更。他續指,小巴難如其他車種聘得年輕司機,行內最年輕司機亦已四十餘歲,其數量亦只佔兩三成,加上年長司機未必願意透露自己的身體情況,小巴承辦商無從跟進或提供支援。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