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堆填區日均接收約一百六十公噸園林棄置物。
本港堆填區日均接收約一百六十公噸園林棄置物。

近年本港樹木回收政策屢受批評,政府年棄置逾萬噸園林廢物,超強颱風「山竹」引致大量塌樹更顯出樹木欠缺回收出路,惟問題延至今時仍未見好。近日有木工藝術家回收樹材時,發現一批樹木猶如「孤兒仔」於空地閒置長達五六年,期間並無適當處理,質疑政府的回收樹木思維沒進步,且欠指引。環團批評政府提出減少和處理園林廢物指引多年,但政府部門鮮有執行,亦無妥善存放樹木的環境,令可再用的樹木受真菌感染,甚至經日曬雨淋後發霉,以致「可用之材」淪為「廢柴」。

記者李卓穎 郭增龍

木工藝術家Ricky(化名)近日視察了一批由政府部門外判承辦商保存的樹材,原計畫悉數製作公共雕塑及家具,不料到場始發現該批樹材跟廢材別無兩樣。他慨歎,此項目曾有顧問報告說明如何保存及回收可能性,惟因工程延期,樹材猶如孤兒被轉運到不同地方存放,更由最初於密封貨櫃存放,變成在海邊空地「無掩雞籠」日曬雨淋長達五六年,「好端端一堆可用之材,我都不知道怎起死回生。」

木材閒置海邊淋雨六年

城市樹木資源中心「樹後生活」創辦人凌展騰估計,部分樹木存放數年未處理,或因樹材於地盤最早期開墾土地時預留作項目設施,項目中後期才開始設計和製作,樹木回收有時也須循繁瑣投標程序,樹木移除至正式回收處理可能歷時一年半至兩年,以往更有政府部門的樹木回收進行到一半,回收商因低估項目要求而突然中斷合作,拖長回收時間。

「山竹」襲港導致大量塌樹,引起外界關注樹木回收。凌展騰稱,漁護署、路政署和建築署等部門此前已嘗試回收樹木,惟政府一直未有清晰的回收方法和方針,更遑論指示,故每次回收樹木只能單打獨鬥,未能統一整合,加上各回收項目須獨立招標,限於項目大小和要求,未必可共用回收樹木,「有時導致一些項目有樹沒地方用,或有地方沒樹用。」

參考環境局數據,本港堆填區日均接收約一百六十公噸園林棄置物,過往政府部門收集的園林廢物高達九成被送往堆填區棄置。Ricky指,現時樹木在香港無太多出路,政府部門在「山竹」過後對樹木回收的意識雖有加強,但不少樹材回收後可用部分有限,「不進行樹木乾燥、開板等前期處理,加上沒就樹木的品種、尺寸分類,單靠民間力量很難做得好。」

「山竹」襲港導致大量塌樹,引起外界關注樹木回收。
「山竹」襲港導致大量塌樹,引起外界關注樹木回收。

堆填區日收160公噸棄木

回收樹木需指引,亦需妥善跟進。香港環境保護協會主席樊熙泰在一七年底,曾揭發環保署聘請的聖誕樹及桃花回收計畫承辦商,將部分回收得來的聖誕樹擺放在回收場近一年仍未處理,未符合政府招標文件要求,部分長期置放的聖誕樹更長出白色霉菌,難以再造成肥料或園藝覆蓋物。樊熙泰認為,事件反映有關部門不重視回收園林廢料的工作,疏於監察承辦商。

早在一三年自發推動年花及聖誕樹回收的樊熙泰指出,將園藝廢料再造成肥料,在港有一定出路,過去他聯絡逾千物業管理公司回收的年花再造成肥料後,悉數獲得本港學校及非牟利團體採用,而他觀察本港不少花王均有採用外地購入的肥料,證明本地再造肥料仍有需求,「政府可要求公園管理外判商必須使用本地肥料,做不做只是看政府有沒有決心。」

園藝廢料再造肥料有出路

綠色力量副主席文志森表示,港府在一四年推出《減少和處理園林廢物指引》時,一度展示出回收園林廢物的決心,惟至今僅個別政府部門有執行指引,如康文署會將塌樹破碎,製成肥料循環再用,其他部門則未見積極跟隨。而問題在「山竹」襲港後更加明顯,雖然政府事後在啟德設立臨時收集處,擺放大批風災後倒塌的樹木,但收集處屬露天空間,樹木經過暴曬及淋雨,容易發霉。此外,當局亦未有要求前線處理塌樹的人員,先確認樹木沒有遭受真菌感染,就存放於收集處,結果令真菌傳播,將原本有用的樹木,變成只能送往堆填區的廢料。

中華樹藝師公會會長歐永森認同,外國樹材做到百分百回收,正因大樹砍伐前會跟回收人員溝通,以便按要求保存,其餘零碎部分均直送政府部門或回收商屬下廠房,打成木碎作覆蓋物堆肥,反觀港府未見所有部門積極推動,回收時更常把新鮮木及已死的舊木混在一堆,惟事前不做分揀將致再用時出現問題。

外國設完善回收機制

凌展騰認為,港人對林木應用科學的認知少,一棵樹或僅三成能夠處理為木板材料,將板材再製作產品可能只重用了樹木的一成半,故急須籌算多元回收方法,「樹木本是木材資源外,還可有不同用途回收,增加其價值,也讓回收耗費減少,達至減排減廢的循環經濟原則。」

翻查資料,外國有設立完善的園林廢料回收機制,其中澳洲的布里斯班市政府設有園林廢料回收箱,接收未經處理的木材及經修剪的草屑枝葉,作堆肥用途,如相關廢料太多,更可向園林廢料清運服務商求助。加拿大更有源頭分類政策,把可製作為家具的塌樹挑選出來,另行加工,其他則以大型碎木機處理,作堆肥用途。

文志森指出,外國主要將園林廢料回收再造成肥料及木煤,但眼見本港園林廢料回收率低下,如有木工藝術家有意回收木材成為家具及雕塑,有關部門應積極協助,他建議政府設立網上平台,讓政府部門發布樹木相關工程的資訊,令藝術家可以在現場取走樹木,免卻長時間存放樹木的不良影響。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