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軼指武漢已經錯過黃金防控期。 資料圖片
管軼指武漢已經錯過黃金防控期。 資料圖片

武漢疫情仍在蔓延,港大微生物學系教授管軼表示,對武漢「封城」防止疫情擴大成效存疑。他又指,武漢已經錯過黃金防控期,預期一定有「大爆發」,估計感染規模是沙士的10倍起跳。

管軼接受內地傳媒訪問時表示,武漢已經錯過黃金防控期,又指春運已展開,市內不少民眾已經回家過年,民眾出城變成「移動病毒」,當地政府亦未有向居民提供隔離指引,預期一定會有大爆發情況,估計感染規模會是沙士的10倍起跳。

管軼在訪問中又指,自己日前曾到武漢,並到當地街市觀察,發現衛生情況惡劣,他說,看到的場景一片祥和,好多人還忙著置辦年貨,他對此極其驚訝。因為這次武漢肺炎發源於華南海鮮市場,目前動物感染源還沒有找到,而其它菜市場看起來衛生情況也不理想,小東門市場地上是潮濕的,衛生惡劣,通風設備也很差,他說,觀察到市場裡上的民眾只有不到10%的人戴上口罩。

他又認為,武漢疫情已無法控制,決定返港,現時於家中自我隔離。

管軼又批評雖然中央指會高度重視疫情,但昨日的武漢機場未有特別提升防疫措施,安檢人員帶上自己準備的口罩,機場職員手握體溫計監測乘客體溫,並非採取大型體溫監測儀,客運大樓只有零星地方設置洗手消毒液。

對於在武漢找尋動物源頭工作進展,管軼指,願意合作的科研機構不多,吃不少「閉門羹」,管軼又批評武漢肺炎發源地點華南海鮮市場,早已被封鎖及洗地,形容「犯罪現場」都無了,「沒有證據點破案」。他解釋指,追溯動物源是個比較覆雜的過程,不可能隨便找到一個帶有病毒的動物就把它歸咎是元兇,需要規模和體系等科學分析。

在2003年沙士爆發期間,管軼與其團隊在廣東發起沙士病原調查和診斷,率先分離鑒定出沙士冠狀病毒並證明果子狸等市場野生動物是沙士的直接來源,通過建議政府取締野生動物市場,遏止了沙士的再次爆發。經歷過禽流感、沙士、甲流H5N1、豬瘟等,管軼形容自己「身經百戰」,但對這次武漢肺炎他直言自己感到「極其無力」,並且無法跟沙士疫情相比較。

他在訪問中說,「我經歷過這麼多,從沒有感到害怕過,大部分可控制,但這次我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