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公屋居民質疑問題出自房署外判維修商。
有公屋居民質疑問題出自房署外判維修商。

青衣長康邨康美樓住戶連環感染新冠肺炎,揭發單位排氣喉問題,政府起初歸咎住戶擅改喉管,但多名發現排氣喉有異的公屋居民反映,從未私下修葺,質疑問題出自房署外判維修商。此外,租置單位亦是另一喉管問題重災區,有裝修業界巡視租置屋邨後,發現近半單位均有切斷或堵塞排氣管情況,污水渠臭氣有機會進入單位廁所,成為康美樓翻版。工程業界擔心,租置單位喉管改動問題普遍,政府應主動抽查單位,並勒令業主還原喉管。 記者 郭增龍 李卓穎

康美樓A07室先後有兩個不同樓層住客確診新冠肺炎,引起渠口播毒恐慌,所有A07室居民一度要撤離大廈隔離。運房局局長陳帆上周表示,確診患者曾自行改動排氣管,疑成為致病原因。目前本港不少樓齡較舊的公屋單位,其主渠及排氣渠均於室內,事件觸發全港居民集體驗渠,避免病從渠入,惟不少從未私下改動廁所喉管的住戶發現,單位排氣喉早被鋸斷,與康美樓確診單位情況無異,令他們不禁懷疑,鋸斷排氣喉的舉動,出自負責維修公屋單位的房署外判工程商。

住戶堅稱從未私下改裝

葵青區議員梁嘉銘在康美樓事件後,視察多個長康邨的單位,發現有個別單位的排氣喉被鋸斷或出現裂痕,令渠內臭氣滲入單位廁所,部分住客堅稱僅通過房署安排的工程人員維修,未有私下改裝喉管。同區區議員王必敏引述居民表示,入伙多年來,僅於十多年前大廈集體更換廁所馬桶時,進行過喉管工程,懷疑當年有人將其喉管鋸斷,「可能是因為不夠位擺放座廁,於是索性打爛氣喉。」

房屋署自二○○○年將公屋維修外判後,曾被指工程質素欠佳。其中審計署一六年曾翻查房署於一四年二月至一六年三月間,共一百三十三單位的核查報告,發現其中一百一十八個單位有三百八十五個工程項目欠理想,須更換或糾正,認為維修工程質素亦普遍欠理想,並有轉差的趨勢,建議房署加強竣工視察。

外判質素欠佳重做四次

公屋聯會主席文裕明指出,外判維修商不時出現做一半不做一半及手工差劣情況,過去他不時接獲居民投訴,指廚房維修後多處出現滲水,「要居民不斷投訴,我們又再責成房署及屋邨辦事處跟進,才會做好。」他坦言居民過去不熟悉喉管情況,難以監工,不排除有人鋸喉後,居民因未察覺有問題而沒有投訴。

大埔區議員任啟邦認同,房署外判承建商的質素參差,以其所屬選區的富善邨,年均有兩三宗須重做兩三次才徹底解決的滲水問題,「最差更試過工程重做了四次,地台不斷重鋪都繼續漏水,這不止影響到住戶,亦浪費公帑。」

他續說,由於富善邨是出售率逾六成的租置屋邨,邨內只有租務處,沒有房署常駐人員,若需投訴或查詢須經過多重關卡,更遑論有署方派出的工程人員協助監督,「只有多次未解決、住戶發晒脾氣的工程才較大機會見到有人前來監督。」

房署:會核實及鑑定工程~

就監管外判商工程的問題,房署表示會核實承辦商呈報工程資料,鑑定工程進度、完工、品質和相關工作事宜。此外,工程組會作主動及日常檢查,總部亦會派員稽核,並提醒各區同事應注意事項和分享重要訊息。不過,就目前狀況,梁嘉銘認為,房署應為長康邨進行全邨檢查及維修,根治喉管問題。

除了公屋維修出問題,租置屋邨粉嶺祥華邨居民近日亦爆出排氣喉被拆,居民向北區區議員陳旭明反映,喉管是早年房署維修外判承建商拆走,部分以報紙填塞再填上厚度不一的英泥,亦有的用上了水喉蓋和玻璃膠密封,惟房委會上周回應指出,住戶購買單位時已簽署說明書,確認單位無違例改建。

陳旭明早前為邨內其中一百多戶檢查喉管,發現約三四成單位喉管有改動,當中一半是外判工程人員拆走排氣喉,其餘則是租置單位業主裝修時,改動廁所設計連帶拆走部分喉管,「有住戶裝熱水爐時,為空出位置而拆走上層的U形喉,樓上根本不知自己沒了隔氣喉,亦有的住戶見U形喉漏水,換喉時只換上普通直喉。」

租置單位改建喉管普遍

他指出,有住戶進行全屋裝修時改動坐廁位置,但排氣喉駁長後出現高低位,有機會引致污水或污氣回湧;另有一個較誇張的個案,有住戶將廚房鋅盤去水位接駁到排氣管,導致樓下住戶不時於廁所發現有菜葉湧出,「下層住戶早已覺得不妥,到近日看新聞才意識到不正常。」

裝修平台「裝修佬」正向全港十六個Y2型屋苑住戶,提供免費檢查服務,目前接獲逾千申請。團隊日前到上水天平邨檢查三十多個單位,同樣發現租置單位改建喉管情況普遍。裝修佬首席裝修顧問劉天生表示,一半單位的排氣喉均有改動,相信是租置單位業主購入物業後改建。同場的裝修學院院長鄧世民指出,部分改動手工差劣,「只是用紙及泥隨便塞住鋸開的排氣管,渠內的臭氣仍有空位走出來。」

就租置屋違規改建問題,註冊小型工程承建商簽署人協會主席黃永華認為,政府應要求管理公司抽查大廈單位喉管,了解是否出現違規改動,以完善管理責任。公屋聯會前主席王坤則指出,租置屋在出售時附有說明書,清楚列明業主的權利及義務,包括單位內不可改動的固定裝置清單,如發現有人違規,房委會有權以賣出價收回單位。因此,他認為政府不是無能力監管已出售的租置單位。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