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市面多處有售的「日本口罩」設計可疑,包裝說明錯漏百出,懷疑屬仿冒口罩。
近日市面多處有售的「日本口罩」設計可疑,包裝說明錯漏百出,懷疑屬仿冒口罩。

新型肺炎出現第二波爆發,港人急求更多口罩儲備,惟近日藥房、網購平台湧現一批懷疑仿冒外國品牌的口罩,網上更廣傳一張日本口罩盒印刷圖。《星島日報》循線索追查下,發現此圖由一名口罩買家持有,對方聲稱原圖來自藥房,而相關口罩製品更已遍布市面。記者從港九不同藥房購入相同包裝的口罩,卻發現同一批次至少有兩款截然不同的設計及質量,包裝盒除未有標明產地及名稱,內容更是錯漏百出。有藥房業界透露,近日不時接獲中間人推介產自內地的仿冒口罩,更聲稱可代客製盒,佯裝外國品牌出售,每盒僅百元的成本,隨時可抬價兩三倍。

港人口罩荒陰霾未過,疫症近日更有第二波爆發迹象,市民更趨積極入貨備用,但全球口罩供不應求,進口的醫用規格口罩買少見少,最近更有疑似不合規格的仿冒或假口罩於坊間冒起。

紙模作推銷仿冒日本貨

早前本港發生多宗口罩騙案,不少網民於社交平台開設互助群組,有網民日前於其中一個群組發帖,指其友人於印刷廠發現一批懷疑仿日本貨的口罩盒紙模,指該款口罩已於市面有售,叫價二百九十八元一盒,質疑「渣貨扮日本貨」才如此便宜,「真日本貨無可能這個價。」

為解開不明來歷口罩佯裝外國品牌的疑雲,記者成功接觸到購得十盒「問題口罩」的買家劉小姐,她於上月通過友人的相熟藥房入貨,對方當初更提供一張口罩盒設計圖供其參考,惟收貨後她發現口罩質量有問題,除了口罩有異味,包裝亦跟她手頭的日本口罩有別,頓時對貨源產地起疑,「事後我才想到對方以設計圖紙模作推銷,根本不是賣正常口罩的做法。」

多區藥房網購站相繼出售

劉小姐相信,她所購得的口罩是首批來貨,其後於不同地區的藥房、口罩代購店、facebook marketplace和Carousell等買賣平台陸續看到有人兜售同款口罩,「我以二百二十元一盒入手,但網上有人叫價三百多元,甚至四五百元都有。」她慨歎,一般用家若沒仔細查證便會「中招」,如今購買口罩毫無保障,對於自己以「小炒價」購入不明來歷的口罩感無奈。

近日《星島日報》巡視多家藥房,並於旺角奶路臣街的藥房購入該款口罩,價錢牌上標明「日本口罩」,惟當佯裝顧客的記者向職員問及實際產地,對方僅着記者查看盒上的地址資料;至於銅鑼灣駱克道近銅鑼灣廣場有出售同一樣式口罩的藥房,職員表示產品於日本設計,但解釋產地時則說「唔知呀,唔識睇。」

記者佯裝賣家,與徵收口罩盒的可疑男子見面,對方先稱口罩盒自用,其後又改口作設計參考。
記者佯裝賣家,與徵收口罩盒的可疑男子見面,對方先稱口罩盒自用,其後又改口作設計參考。
同一批次的產品,口罩顏色及厚度卻不相同。
同一批次的產品,口罩顏色及厚度卻不相同。

同批次包裝顏色厚度應一樣

《星島日報》將「問題口罩」交予香港醫院藥劑師學會會長崔俊明及日語老師郭先生檢視,發現口罩盒上的說明出現多項錯誤,包括日文文字內容、語法、地址等均不尋常(見圖),認為口罩來源非常可疑。崔俊明指出,兩盒口罩的批次編號相同,其顏色、厚度及包裝理應一樣。另外,外國口罩一般會列明生產地址、公司名稱等基本資料,該口罩亦無提及,「質素較好的口罩,會列明口罩是一次性,有文字說明如何正確戴上口罩,以及口罩到底是適合成人或是小童使用。」

藥房業界直言,市面當下充斥東南亞口罩仿冒外國品牌的問題。藥房負責人黃先生(化名)解釋,行內慣常進口的合規格貨源早於農曆新年前後斷貨,「我們若不以炒價入貨,就要賣次貨、仿冒貨或假貨,否則甚麼也沒得賣就只能吃西北風。」他直言,東南亞口罩的受歡迎程度遠不及日韓或歐美口罩,目前一般日本口罩每片售價亦已飆升至超過十元,難有平價貨。

每盒百元成本索價三百

以東南亞口罩扮作外國品牌並非都市傳說,黃先生承認,近期有中間人向他兜售一條龍造假服務。他解釋,由於內地工廠已復工,口罩有辦法出口香港,每片叫價二至四元人民幣,工廠同時又會協助印刷口罩盒,每個盒索價一兩元人民幣,因此,若按照最低成本,每盒口罩成本可低至一百元左右,惟市面上的貨源索價兩三百元,即每盒口罩可輕易翻倍賺大錢。

此外,設計可由廠方提供,也可由客戶自訂,「通常行家都會自訂式樣,否則工廠提供寫有簡體字的口罩盒,香港人不會買,賣出去也不值錢。」黃先生續說,由於每次須認購最少一兩萬盒,自己恐防囤貨太多,對造假計畫感到卻步。

中間人兜售包辦設計生產

港九藥房總商會副會長劉愛國坦言,有人曾向他兜售來歷不明口罩,亦知悉有人印刷仿冒外國品牌的口罩盒,內里卻放入來自內地、越南及印尼製造的次等口罩,「他們是無端走上門,聲稱自己有很多貨,只要付錢就可以送來。」他表示如對方無法提供公司名稱、代理單據、製造地與及格證書,均不會購入產品,以免被不法份子利用。

記者昨日再到購得口罩的藥房質詢,旺角藥房職員稱口罩無分真假,「這批口罩連盒送過來,我無聽過有人印口罩盒,再裝其他貨入去賣。」銅鑼灣藥房職員則承認,該批口罩來自內地,但不知確實產地,對於旺角相同包裝的口罩盒裝有藍色口罩,對方指口罩是原盒運到藥房倉庫,再分貨於門市發售,「這款口罩我們賣了一個月,一直都是白色,不知為何其他地方賣的是藍色。」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