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酒吧」日漸盛行,有「酒友」與友人通過微信多人視頻功能,隔着手機鏡頭伸縮手指猜枚及飲酒。
「網上酒吧」日漸盛行,有「酒友」與友人通過微信多人視頻功能,隔着手機鏡頭伸縮手指猜枚及飲酒。

疫情持續嚴峻,網上社交和學習日漸流行,當中不少港人仿效湖北疫區民眾,通過手機多人視頻功能齊聚「網上酒吧」,三五知己在家「碰杯」暢飲和猜拳,在「苦悶」日子中尋找快樂;「失學」多時的小孩,也紛紛通過網絡上補習課程和興趣班,有奧數老師認為網上教學比當面授課更佳,但有舞蹈老師通過視頻教學後生意大減,但願疫情盡快消逝。記者:林樂軒 林家希 李殷

在家通過網絡視頻進行社交,因疫情大行其道,當中不少昔日喜歡在食肆或酒吧吃喝的市民,為免聚集染疫紛紛成為「宅民」,但紛紛留家與「酒友」隔空相聚。

本港逐漸盛行的「網上酒吧」,其實是通過「微信」社交程式的多人視頻功能,同時讓最多九名手機用戶通過視像把酒言歡,據悉此消遣方式源自早前湖北武漢「封城」期間,當時居民因沒法外出聚會,有人於是利用該網絡平台,與友人通過視頻借酒澆愁,此模式不久在全國各地流行,近期開始有港人仿效。

奧數教師:效果比面授好

《星島日報》記者日前獲多名友人邀請,在手機鏡頭前飲酒聊天,發現畫面和聲音十分清晰,眾人言談之間不時「碰杯」,不久兩人突然舉手對着鏡頭,開合手指猜枚:「one two,吱吱喳,boom boom ba……」未幾又有兩人拿出「骰盅」搖玩「大話骰」,隨後有人直接要求眾人乾杯,氣氛相當熱烈,亦可避免互噴口水染疫,但眾人仍希望瘟疫盡快消逝,安心地在酒吧同桌共飲。

近期網上教學亦日益流行,有補習老師開辦網上課程多時,發現效果比當面教授更好。有七年教導奧數經驗的葉sir(Mathewmatician)表示,約一年前嘗試網上教學,及至今年一月底疫情爆發時,開設單對單及小組網上課程,發現效果甚好,因為過往一些學生不假思索,當面要求他協助解題,但網上教學令對方難以依賴他,只好自行思考,他可從中得悉對方理解上遇到那方面困難,更能針對性提供幫助,亦可訓練其表達能力:「過往學生遇到困難,只懂用手指指向有關題目,但現時隔着熒幕,必須開口說明疑難之處。」葉sir又說,小孩在家通過電腦視頻學習,方便家長了解子女學習進度,部分父母更會陪同上課,當作親子活動,增加與子女的溝通。

隔空教舞導師收入減

興趣班導師也不甘後人,當中教授及爵士舞及中國舞的鄭老師表示,本月初開始直播教舞,因採取單對單教授方式,與學生互動較多,也可仔細看到對方動作是否正確,得以及時糾正。可是,鄭說網上教舞遇到不少困難,例如比起過往至少一對八面對面教授,無疑花費更多時間,部分學生的住所也沒有足夠空間跳舞,一些家長也只喜歡面授,故此陸續要求退還學費或退學,最終約有二十名學生離開,導致收入減少,希望疫情盡快結束,可以恢復開班授舞。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