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明生(見圖)質疑被困秘魯旅客的帖文,獲不少網民轉載。
項明生(見圖)質疑被困秘魯旅客的帖文,獲不少網民轉載。

疫情橫掃全球下多國先後有香港旅客滯留,其中秘魯及摩洛哥的港人仍然無法回港。旅遊專欄作家項明生在社交網站批評,有滯留秘魯香港旅客在疫情下無視風險「死都要去旅行」卻推卸責任。

項明生批評,女遊客「在全球疫症蔓延的三月五日,選擇自己一個人去秘魯Backpack,就是『明知外有毒, 偏向病毒行』, 就應該衡量過風險丶有被困的心理準備。我很佩服她死都要去旅行的無比勇氣, 但對其忽然在鏡頭前公主病發作, 恍若兩人」。

對於女遊客不滿在旅社隔離的膳食,形容是「心靈嚴重受創」,項明生反駁當事人去秘魯庫斯科住旅社(Hostel),以他經驗大約10美元一晚。而她選擇住旅社中最廉價的房種「Dorm」,最平只收3至5美元一晚。平時旅舍的免費早餐也只是麵包,現在還有麥皮牛奶,反問「難道秘魯人民欠左backpacker香檳、三文魚及Parma Ham(帕馬火腿)半熟溫泉蛋嗎?」

滯留秘魯香港女子抱怨膳食差。facebook不想白活就變黑圖片
滯留秘魯香港女子抱怨膳食差。facebook不想白活就變黑圖片
滯留秘魯香港女子抱怨膳食差。facebook不想白活就變黑圖片
滯留秘魯香港女子抱怨膳食差。facebook不想白活就變黑圖片

女遊客更揚言港府應支付隔離期間的食宿費用,項明生質疑,「當醫護呼籲大家Stay Home時, 你還在秘魯不停呃like影靚相。陽光燦爛的天空之城馬丘比丘獨步絕美, 打卡一刻你可曾想到, 有咁耐風流? 天有不測之風雲, 最少都應該出發前自己買個旅遊保險,而不是出事時叫政府同市民幫你埋單吧?」

項明生更大表不解,「明明自己住緊青年旅社,會抱怨晚餐沒有A5和牛同生蠔龍蝦?同懸掛八號風球就去海邊追浪,要消防員冒生命危險去搶救有什麼分別呢?」

項明生認為,一個人去旅行走出舒適圈(Comfort Zone), 需要一個人獨自面對旅途中所有問題,獨自去解決每一道難關,無法怨天尤人,因為這是自己的選擇,與性別身份年齡無關,旅途難關本身就是背包客的人生訓練。他同情現在被困海外的每一個香港旅客。他背包遊十多年,「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找政府幫手,食得鹹魚抵得渴,自己救自己?」。最後項明生提醒,「去旅行可以去到盡, 但就不要輸打贏要。Stay Home吧,公主」

項明生社交網站帖文(按這裡瀏覽)

滯留秘魯香港女子抱怨膳食差。facebook不想白活就變黑圖片
滯留秘魯香港女子抱怨膳食差。facebook不想白活就變黑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