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有兩歲孩子的80後港媽 Babie目前僱用三位菲律賓外傭姐姐。
育有兩歲孩子的80後港媽 Babie目前僱用三位菲律賓外傭姐姐。

香港家庭聘請外傭姐姐,以幫忙打理家頭細務,照顧小朋友及自己起居飲食。育有兩歲孩子的80後港媽 Babie 目前僱用三位菲律賓外傭姐姐 (Jocy、Dhell和Jack),雖然比一般家庭多,但她們的關係猶如家人,Jocy 更在她家間斷工作接近30年。Babie 坦言,Jocy 對自己影響最大,因為她改變及強化外傭姐姐於她心目中的重要性。對 Babie而言, 很感恩遇見 Jocy,她是自己人生中一個很重要的人。

自 Babie 九歲起,Jocy 便踏入她的生命,照顧其起居飲食達20年。當時擁有大學學歷的 Jocy為減輕家庭負擔,年僅20歲便到香港工作,由於缺乏經驗,她和Babie的確是需要時間去磨合。 Babie 憶起 Jocy 初來到她的家庭,就像一個大姐組。

傳承「約法三章」姐姐不是你的工人Babie 對媽媽 Jercy 的「約法三章」有很深印象,這也是築成她現在對待外傭姐姐的態度。起初媽媽很清晰地說道:「姐組來到這一個家,不是你的工人,她是幫輕家庭,去幫大家一齊處理東西及照顧你!」,所以Babie 自小就明白外傭姐姐的角色是媽媽的左右手,並不能對她們無禮及指指點點。即使有 Jocy 在家打理家務, Babie 仍慢慢訓練到生活要有規律,不可凡事依賴她。Babie 表示,這個觀念對同樣有僱用外傭姐姐的家庭來說是相當重要,小朋友不會被寵壞變王子公主,有些事情知道自己要去處理。

以女兒 Zalika 為例,自她出生起,已經由外傭姐姐照顧,Babie 會跟姐姐們「約法三章」。她明確向外傭姐姐表示,要怎樣訓練 Zalika 的規律及自理能力,如需要坐好吃飯、自行收拾鞋子及玩具等。她表示,從簡單的生活規律,可潛然默化灌輸「姐姐是來幫手」的觀念。

「小朋友好懂得看人眉頭眼額,特別是父母對他人的態度,他們會看在眼內,好像我們對姐姐的尊重,並知道Jocy 是一個長輩,Zalika 跟她在一起也特別乖」 。

媽媽 Jercy 當時為確保 「約法三章」,特意下放權力予Jocy可以懲罰孩子,所以 Babie從小也覺得Jocy很有威嚴,直至現在也不敢太逆意。她回想小時候曾經邀請朋友到家玩,因玩得太大聲而當場被警告,甚至有朋友也認為 Jocy 很嚴厲。在朋友面前失威,Babie坦言當然有不開心,但沒有因此損害她和 Jocy的感情。

「自己會跟 Jocy 有 pillow talk,事後會說出自己的感受,而 Jocy也會解釋為何會出言責罵」,原來 Jocy 怕孩子們玩得太大聲被鄰居投訴,只是好心去提醒他們。

「是其是、非其非」最重要還是僱傭溝通Babie認為跟外傭姐姐的關係昇華至家人,最重要為「是其是、非其非」,絕對不能因為一個身份角色,便覺得外傭所說的必定是錯。當然有些衛生問題、處事方法不正確時,也要很清晰去糾正她們。她解釋,始終外傭姐姐的生活背景跟自己不同,特別在飲食上、口味上,加上香港飲食太多元化,烹調食物有好多精髓。

她坦言,姐姐初來到香港,究竟可以適應多少,在各式各樣的醬料下,又怎樣去選擇,當中需要時間去教育。 Jocy 初來港時,在煮食上沒有太多經驗,媽媽教她煮洋葱豬扒時,講解醃法和刀背大力捶可令肉質變得鬆身。沒多久媽媽叫 Jocy 用同一醃法去煮蠔油雞翼,但她誤解成同樣要大力拍雞翼,終令雞翼骨全碎不能吃。 Babie指,這是一個共同回憶,如今 Jocy已經是烹飪高手,沒有甚麼菜式難倒她,甚至在營養知識上很有心得。

說到尾, Babie認為僱主跟外傭最重要的還是要溝通,有些規矩一定要守。「假若長時間未融入家庭,當然想往外走,一個家庭的愛對她們來說十分重要。姐姐離開別井目的是想有一份工,賺到錢有好的生活。面對不同的誘因及朋友影響,最需要是提醒其後果,及在溝通上讓她們願意打開心扉」。

在疫情下,不少僱主擔心外傭染疫,不想她們放假外出,但Babie認為一個人到外工作,放假才是她們放鬆及唯一的私人時間。Babie 同樣也會擔心,所以會先給有關資訊予姐姐知道留在家中的重要性,自己也承諾當天不會騷擾她們。讓大家明白對方的想法及互相尊重很重要。

 Babie 對主力照顧自己的Dhell和Jack十分有心,會帶她們一起到日本旅行。她表示,將心比己,姐姐為家庭付出,自己也不介意帶她們去玩,製造共同的回憶,也希望她們見證女兒的成長。姐姐們想去旅行要用很多年去儲蓄,甚至她們唯一的旅行可能就是出國工作。

彼此關係如家人 Jocy 堅決回港工作當大家對外傭姐姐好的時候,她們會知道,更會很感恩在這個家庭工作。 Jocy 到她們家持續工作20年,當媽媽決定退休,Babie跟妹妹也長大成人後,她便決定回菲律賓照顧家人及享受自己的生活。雖然 Babie 不捨得 Jocy 的離開,但她認為 Jocy 已經將青春奉獻給自己家庭,所以尊重其決定,大家也保持連絡。

自此媽媽再沒有僱用外傭,始終都覺得心在 Jocy上,所以只聘請鐘點幫忙。可是隨着時間流逝,Babie開始擁有自己家庭和事業,也很想有一個人可以陪伴媽媽,所以特意邀請 Jocy 回來工作。 Jocy 曾婉拒,但Babie表示這個家庭真的很愛她,對待她如家人,加上 Babie 也成人母,所以Jocy在家人反對下仍堅決返回香港工作。

Babie 表示,「當 Jocy 再次回來,全家也很開心,不是因為有人做家務,而是一種心靈寄託,相信多年的感情依舊存在,很難找人去代替。」

Jocy 憶述,當年到香港擔心很難生存,幸好遇到好僱主。當時Babie媽媽為協助她可以取得自己女兒們歡心,會額外給 Jocy 金錢去買一些她們喜愛的東西。這些點滴,Babie也是訪問當日才知悉。

雖然 Jovy 覺得小時候的 Babie很頑皮,但也一直當她女兒般看待。她坦言,看到Babie和妹妹大學畢業,好像自己的任務已完成,感到很驕傲。

對Babie而言, 三個姐姐不是只幫忙照顧自己的家頭細務,她們儼如親人般,但各有性格和長短處,需要時間去磨合及分工,才可令關係保持長久。

外傭最敵不過 就是思鄉3位外傭姐姐的分工十分清晰, Jocy主力照顧Babie媽媽, Dhell 和Jack則在 Babie家打理家務、照顧 Zalika等。

Dhell 自1998年便來到香港工作,Babie是她第5任僱主,多年香港生活訓練她成為烹飪高手。Babie 表示,懷有第一胎時Dhell 已經來幫忙,更是看着 Zalika 出生的人,所以她對Zalika的態度很像婆婆看待孫女般。有時會擔心 Zalika 吃不飽,而不停作出遷就,這跟 Babie 的育兒觀有出入, Babie 就會提醒。

Dhell 透露,自己在菲律賓育有3名孩子,最小的女兒今年30歲,有8個孫兒,對 Zalika 她真的視作孫女。除了看着她出生,也因為Babie 一家待她好。在香港工作二十載,也沒有攢下積蓄,因為經常被丈夫花光,三年前丈夫離世,沒留下一分錢,幸好 得Babie 丈夫提供經濟協助度過難關,到現在仍沒有要求 Dhell 償還,對此Dhell 心存感激。

Jack 是3位外傭姐姐中最年輕的,亦是第一次出國當外傭。她育有3名孩子,分別是14歲、7歲和4歲,她心明孩子正值需要媽媽照顧的時候,但為了他們有好的生活,不得不分隔異地。

Jack 表示,首次當外傭有很多不安和害怕,只略懂英文的她,零工作經驗,又擔心自己做不好…..Jack 泣說:「我在這裏工作,無法湊好3個孩子,不停想他們在做甚麼呢?真的很掛念他們,當他們有困難,只能拜托姊姊去幫忙處理。」

Babie 明白外傭姐姐離鄉別井的心情,所以沒有特別限制她們致電給家人的時間。有時候 Zalika 更會亂入,和 Jack 的小兒子對話,但因為語言問題彼此只有簡單問候。

「Oh!爸媽」授權轉載

Babie表示, 會教導 Zalika 跟姐姐說話時,要說一些 Magic words,Thank You、Please等字眼。
Babie表示, 會教導 Zalika 跟姐姐說話時,要說一些 Magic words,Thank You、Please等字眼。
Babie 媽媽Jercy 與孫女Zalika陳善熙生日合照。
Babie 媽媽Jercy 與孫女Zalika陳善熙生日合照。

Babie(中)特意帶2位姐姐Jack(左)與Dhell (右)同遊日本。
Babie(中)特意帶2位姐姐Jack(左)與Dhell (右)同遊日本。
Babie 誕下 Zalika(左) 是Jocy(右) 回來的最大誘因。
Babie 誕下 Zalika(左) 是Jocy(右) 回來的最大誘因。

Dhell 坦言,視Zalika 為自己的孫女一樣,很愛錫她。
Dhell 坦言,視Zalika 為自己的孫女一樣,很愛錫她。
Jack前來香港工作,開始時很擔心自己會遇到怎麼樣的僱主。想不到看見 Babie時,Babie 竟熱情說:「歡迎你的到來﹗」
Jack前來香港工作,開始時很擔心自己會遇到怎麼樣的僱主。想不到看見 Babie時,Babie 竟熱情說:「歡迎你的到來﹗」
好學的Jack 會跟 Zalika 一起學習中文,Babie媽媽 Jercy 則用心教導她們讀音。
好學的Jack 會跟 Zalika 一起學習中文,Babie媽媽 Jercy 則用心教導她們讀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