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巴營業困難,司機休息。 李睿哲攝
小巴營業困難,司機休息。 李睿哲攝

新冠肺炎疫情略為放緩,市民逐步恢復社交活動,小巴近月乘客量都一直大跌。儘管當局近日已開始放寬抗疫限制措施,但業界預計限聚令尚會維持一段時間,市民夜生活及聚會難以短期恢復,生意大跌六至七成仍會維持一段日子。業界透露,不少小巴在這段期間一直被閒置,即使有車主透過減租一半,以吸引司機租用,惟反應較差,部分寧可領取綜援也不願續租;為免出現斷供情況,約六成車主惟有再次短期「出山」,盡量幫補開支。

紅巴近月夜客挫七成

全港學校已經停課約兩個月,加上不少市民在家工作,「夜生活」亦減少。公共小型巴士總商會主席凌志強表示,由於小巴業界約四成客源都是學生,港鐵亦吸納部分乘客,估計綠色和紅色小巴近期整體乘客量僅餘以往約三至四成。他提到,在夜晚活躍的紅色小巴近月深受影響,因為政府為控制疫情而關閉多類娛樂場所,加上食肆亦縮短營業時間,每日晚上少了很多出席晚宴或聚會後的乘客,所以紅色小巴近月乘客量大跌約七成。至於綠色小巴情況稍好,大約少了五至六成。他又指,業界都要調整或削減路線的班次,以往可能一條線有十架車,現時只開七至八輛,其餘車輛都要閒置以減輕營運成本。

小巴業界多年前已經出現青黃不接及人手不足問題,疫情下更見緊絀。
小巴業界多年前已經出現青黃不接及人手不足問題,疫情下更見緊絀。

疫情下乘客量減少,小巴司機收入亦大受影響,各大小車行都推出減租吸引司機租用小巴。凌志強指出,個別小巴以往一更大約五百元,現時已經大幅減半至二百五十元,但都未必有人肯租。他解釋,「疫情下現時小巴幾乎都沒有客,可能司機全日扣除所有成本後,都只係賺取很少錢而直接棄租。」他預料,約有兩至三成司機放棄續租,並透露甚至有司機近期放棄駕駛小巴,寧願與家人申領綜援。

司機寧申綜援不租車

小巴業界多年前已經出現青黃不接及人手不足問題,疫情下更見緊絀。凌志強稱,儘管有不少小巴司機不願續租,但是部分小巴車主仍要供車,所以要繼續駕駛小巴,並抱着「賺得幾多得幾多」的心態,即使收入不足以供車,亦可以賺取部分生活費幫補。據他了解,估計大約有六成車主近期都要「重操舊業揸回小巴」。

香港公共及專線小巴同業聯會主席陳勵生表示,受到疫情影響,小巴公司都要調整或削減路線的班次,甚至是減少小巴司機的數量,小巴可能在一更要駕駛長些時間。他又指,乘客量減少,有小巴公司都大幅減少班次,並指有個別站頭共有七十架車,受到疫情影響,要閒置三分之一小巴。這令市民乘搭紅色小巴時,要等候多些時間才能開出,如以往每十分鐘一班車,可能等候時間要增倍至二十多分鐘,車上坐滿人才會開出。惡性循環下,令乘客量進一步減少。

業界透露,不少小巴在這段期間一直被閒置。
業界透露,不少小巴在這段期間一直被閒置。

指抗疫津貼僅夠用一個月

疫情下各行生意大受打擊,有銀行推出「還息不還本」的紓困措施,惟小巴車主仍面臨難以供車的難題。凌志強稱,約兩、三年前,每架小巴約售四百萬至五百多萬元,一般供款期為十二至十五年,車主每月需向銀行繳交二萬多元的款項,惟業界受到疫情影響,收入大減,車主現時很難供車。至於政府早前推出次輪抗疫基金,向每輛紅色及綠色小巴車主發放一次性三萬元津貼。凌僅稱,津貼只足夠繳交一個月款項,車主仍要找尋其他方法。他又提到,即使車主難以繳交借貸,銀行都未必願意收回車輛,「因銀行都要找地方放置小巴,哪有這麼多位置。」故此,銀行通常都會與車主協商,車主可以延長貸款期或先繳交部分款項,日後再逐漸歸還早前欠下的金額。

運輸署回覆本報查詢時亦指,根據公共小巴業界反映,由於受疫情影響,今年一至三月的小巴乘客人數大減。就綠色專線小巴而言,乘客量下跌約三至八成,而紅色小巴的乘客量亦下跌約五成。截至四月二十四日,全港共有三千三百四十二輛已登記綠色專線小巴,行走三百六十一條主要路線;而已登記紅色小巴則有一千零八輛。記者陳筠怡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