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抗疫「最前綫」的護士均未有退縮,繼續對抗疫情。
站在抗疫「最前綫」的護士均未有退縮,繼續對抗疫情。

肺炎疫情來襲,醫院內時時刻刻上演着生離死別。適逢今日為國際護士節,全球的護士都過着不平凡的半年,面對未知的疫情來襲,站在抗疫「最前線」的護士均未有退縮,繼續對抗疫情。住在元州邨的七旬老婦早前與丈夫共同染疫,惟老婦其後因情況轉差,須入住深切治療部,同住多年,雙雙入院後卻要分隔在兩隔離病房。為兩者可見最後一面,明愛醫院顧問護士(感染控制)梁佛英與同事竭盡所能,「大家都覺得應該要做,雖然是艱難,但最終我們都安排另一個通道運伯伯上去。」

安排兩者見最後一面,看似簡單,但對於患上傳染病的患者而言,卻並非輕而易舉之事。梁佛英直言,當初聽到同事提出時,亦不知可如何配合,「因為伯伯本身有傳染性,所以怎樣走,也談了很多方案。」在反覆討論後,終可讓伯伯走進深切治療病房見太太最後一面,「與同事分享的時候,大家都覺得我們做了一件美事,美好的事。」

團隊如一艘龍舟

護士作為抗疫前線的一分子,除要生理上照顧好患者外,亦要照顧患者心理上的感受。瑪嘉烈醫院部門運作經理(傳染病中心)李韻梅作為領軍人物,更加要重視同事之間的士氣,「我覺得自己好像扒龍舟,我們整個團隊是一艘龍舟。我是坐在最前打鼓那個,同事望住我。」她直言,同事的安全是自己最大的顧慮,「我們由一月二十二日收第一個確診個案開始,我是連續十四日都沒有放過假。」

育有兩子的北區醫院病房經理賴永富,則因調往隔離病房而要搬到酒店居住,「那一晚拿着行李離開屋企,其實袋行李都幾重,但也不及自己心情。」他原本只需於隔離病房工作四周,但因醫院決定開二線隔離病房,故臨急受命到二線隔離病房工作。他透露,兒子每日都有倒數自己回家的時間,得知消息感到失望,「所以我放假都會回去與他們玩,但就辛苦太太要陪他們用Zoom上堂。」記者呂穎姍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