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往返內地關口的深圳灣口岸近周出境人數徘徊在三、四百人 。
主要往返內地關口的深圳灣口岸近周出境人數徘徊在三、四百人 。

為逐步重啟香港經濟命脈,港府正接受內地設廠港商回港後獲豁免強制檢疫的申請,每家企業最多兩人申請。不過,有在惠州經商的港商指,向政府申請約兩周後仍未獲回覆,即使成功申請後仍須考慮內地方面的入境安排,感到「情況有些混亂」,盼港府可再與內地當局商討放寬內地檢疫措施。

根據工貿署的最新數字,內地設廠港商的豁免類別,最少已經批出約三百二十宗申請,涉及約六百名人士,反映每家申請企業都幾乎盡上限的名額。在惠州設廠生產高端產品零件的香港晶體有限公司行政總裁李錦雄透露,自港府公布新豁免安排不久,已經為其兩家公司入紙申請四個名額,惟至今仍未接獲政府回覆審批進度,盼政府可提供渠道互相溝通。

組裝建築工序亦受影響

他指在港準備文件申請並不困難,問題較大是內地方面,即使其員工成功獲得港府批出豁免強制檢疫的申請,惟惠州當局暫時仍要求入境港商再提交文件,逐次申請,形容「情況有些混亂」,故需要謹慎考慮會否派人來往兩地,盼政府可與內地當局協調幫助港商。

中港兩地的強制檢疫令亦影響本港建造業界。泓亮諮詢及評估董事總經理張翹楚表示,本港上市公司於國內有建築項目,一般會選用香港的測量師行,惟在新冠肺炎擴散後,本港測量師難以返回國內,部分工序難免受到影響。他稱,測量師的工作範疇相當闊,細分下多個類別的工作均需要實地視察,例如當上市公司需要進行收購或合併內地項目等,測量師需要到現場為物業估價,惟近月因應疫情未能往返國內,因此部分工序唯有委託國內機構進行。

香港建築師學會前會長陳沐汶亦指,由於本港的建築原料或半製成品等,普遍均於國內生產,當中包括本港政府近年積極推動的過渡性房屋,一般採用組裝合成建築法,其預製組件亦於國內生產,及後再運往本港,惟部分工序需要由本港業界代表親至監督在能進行,因此若現時情況持續,預料亦會窒礙本港過渡性房屋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