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蔭庶
郭蔭庶

香港社會動亂持續多時,負責執法「止暴制亂」的警隊卻成了眾矢之的。警務處副處長(管理)郭蔭庶接受《星島日報》專訪時直言,警方成為抹黑行動的受害者,因他們扮演的角色正阻礙推動動亂的勢力。他強調,警方依法辦事、執法時做到政治中立,監警會審視反修例事件報告是持平客觀,其價值在於「確立時序」,有助判斷事件性質,以及警方使用武力所依據的法律,最重要是還香港一個公道。郭蔭庶說,不希望市民立場先行,社會須分清是非黑白,不能接受犯法行為,「隨着時間過去,希望有些界別最終有胸襟,客觀尋找真相。」

「過去一年社會事件及暴亂,背後有非常明顯的政治目的,而警察扮演的角色正阻礙推動動亂的勢力達到其目的,因此針對警察。」郭蔭庶關注的是,目前社會立場先行、事實次要,不少「文宣」甚至正式報道講述反修例事件時,都刻意隱瞞了前因後果,甚至有憑空捏造的情況,「一個非常有組織及廣泛的抹黑運動,我們就是這個抹黑行動的受害者,因此形成市民對警方的負面看法。」

違法達目的非常荒謬

郭蔭庶說,社會要健康發展,市民需要有足夠智慧,去分清是非黑白。「是非黑白其實顯而易見,犯法的行為不能接受。但過去幾年有學者、法律學者,在鼓吹可以經違法行為去爭取及達到某些目的,我覺得這非常荒謬,亦因這些意識提倡,敗壞了香港的道德標準及守法意識!」他強調,警務人員在執法時做到不受立場影響,保持政治中立,而行使權力的準則是對方有無犯法,以往案件都絕無偏幫,因過去一年,藍、黃兩個陣營參與暴力行為的人均被警方拘捕。

外界認為警隊在「七二一」元朗事件及「八三一」太子站事件的處理手法出問題,他承認,在一個前所未有的漫長社會暴亂中,警隊無可能一件事都沒做錯,因大規模動亂事件持續,許多人員需要在紛亂的環境下短時間作出決定。但他說,不少人的刻意挑釁、窒礙執法工作、攻擊警方及其家人,目的是要打擊執法人員,令警方合法性受到市民質疑,「相信同樣情況放諸其他國際社會大城市,都不會有另一支警隊做得比香港警隊更好。」

監警會早前發表反修例事件審視報告,他形容持平客觀,許多同事望還警隊清白,他認為最重要是還了香港一個公道,而報告價值在於「確立時序」,詳細列出過去一年發生的事件,包括資訊先在網上流傳、示威者在甚麼地方聚集、在甚麼時候做了甚麼動作、警方受甚麼程度及模式的攻擊,然後怎樣作出反應。特別是社會有聲音質疑警察過分使用武力,惟警方是依據法律使用武力,「法律要求一定有原因,原因從哪裏來?要有前因後果,時序是關鍵。」

對於不少人在報告剛出台時不予接受,質疑章節並無批評警察,他不滿有關人等根本未有詳閱報告,「你憑甚麼基礎去批評?就是立場先行。」

郭蔭庶對報告表示歡迎,但強調這不代表報告提出的五十二項建議警隊都會照單全收。「例如要公開『武力使用指引』……我們要確保高透明度的指引,不能讓匪徒利用來窒礙或破壞警方執法,這是一個典型的原則。」他解釋,監警會因應觀察某些事件作出建議,參考價值大,不過警方在作出改善及實行建議時,有責任檢視這些建議是否同樣適合放於其他可能出現的情況上,這些複雜因素可能會令到建議需作調整,甚至不能執行某部分建議,以免同時產生另一個弱點。

52項建議非照單全收

警隊須小心研究五十二項建議,有關審視工作將由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督導的專責小組跟進,本周召開首次會議,研究建議的方向及優次,並決定甚麼建議可較早落實。他深信隨着時間過去,這份報告會愈來愈重要,「因當社會有空間、時間,有些界別最終有胸襟,客觀尋找真相,這會是一個寶貴的參考資料。」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