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信和中心有店鋪放置帶有賭博元素的「搖骰」夾公仔機,年約十歲男童在父親陪同下試玩,神情緊張。
旺角信和中心有店鋪放置帶有賭博元素的「搖骰」夾公仔機,年約十歲男童在父親陪同下試玩,神情緊張。

夾公仔機變賭博電玩,鼓吹賭風兼坑害兒童!夾公仔店因疫情持續經營困難,近期紛紛引入帶有賭博元素的玩意招徠生意,《星島日報》記者巡查發現,多區湧現「搖骰」夾公仔機,玩家不乏小童,有夾公仔機更將骰子的數字,改為「光」、「復」、「香」、「港」等文字,不但違法開賭,亦趁機宣揚政見及涉嫌「播獨」,有律師表示,相關夾公仔機明顯有博彩成分,經營者及玩家可被檢控。記者:陶法德

政府本年三月底要求包括夾公仔店的公眾娛樂場所停業,以防範新冠肺炎傳隨,禁令及至上月八日解除,《星島》記者連日巡查多區發現,不少夾公仔店生意欠佳,部分「台主」(夾公仔機經營者)疑為吸引客人,紛紛引入「搖骰」夾公仔機,玩家須按動鐵爪,搖動盛載骰子的透明盒子,若搖到指定點數,便可拍照及發訊息聯絡台主領取獎品,當中更有以反修例為主題的「搖骰」機器。

貼滿宣揚政見標語

旺角信和中心M層一間小型夾公仔店內,一部機器貼上了「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示威常見語句,機器內十粒骰子,則以相關文字取代一至六的點數,若搖到該句子即贏取特級獎,可任意選擇兩份獎品,包括日本動漫模型、示威者「吉祥物」——青蛙人Pepe造型眼罩和印有「煲底見」字眼的明信片等;若搖到「唔好搞我後面」、「香港人加油」等字句,則贏得次等獎,可領取指定獎品;骰子也印有多名官員及建制派議員的侮辱性暱稱,若同時搖到六款亦可獲獎。

視察期間,一對年輕情侶花費十元試玩兩局,但兩次均未能獲獎,女方一度撒嬌︰「又搖到林X,唔制!」最終兩人空手而回。

根據「有獎娛樂遊戲牌照」規定,夾公仔機每局收費不得超過五元,獎品價值不得超過三百元,但記者發現不少涉及賭博元素的夾公仔機,公然提供高價獎品招徠「賭客」,例如信和中心二樓有一部「搖骰」機,註明獎品包括iPhone 11手機、日本大阪雙人來回機票、一千元超市現金劵等,記者更目擊一名約十歲男孩,在父親陪同下試玩二十次,以五元一局計算,合共花費一百元,但均未能贏得獎品;同層也有夾公仔機將骰子的點數改為不同顏色,若搖到七個相同顏色的骰子,可贏得價值同樣遠超於三百元的遊戲機一部;旺角銀城廣場則有夾公仔機提供Airpods PRO作為禮品,吸引不少青少年試玩。

大狀:充滿博彩成分

年輕人「浦點」葵涌廣場,亦有涉及賭博的「搖棋子」玩意,玩家若搖到十二至十五粒藍色或綠色棋子,即可贏取獎品;該商場也有「搖波子」遊戲,五粒波子只要「過四關」連成直線即可獲獎。九龍灣得寶商場則有「搖扭計骰」和「猜包剪揼」遊戲,吸引不少青少年試玩。

大律師陸偉雄表示,如要判斷一個遊戲有否違反《賭博條例》,可視乎過程中需要技巧還是運氣,「搖骰」夾公仔機明顯依賴運氣,充滿博彩成分,營運者涉嫌干犯經營非法賭博場所,玩家則涉嫌非法聚賭,若經營者向食環署及民政事務總署申請牌照開業後,再加設「搖骰」玩意,已破壞發牌條件,變相令牌照失效。

《星島》記者透過機器上註明的電話聯絡相關負責人,有女「台主」稱疫情持續令經營困難,於是引入「搖骰」遊戲,強調不知是犯法,「最多收起『骰仔』,變番夾公仔!」有男「場主」(店鋪經營者)被問及「開賭」時避而不談,又質疑「搖波子」不算賭博,繼而大談經營苦況,指旗下有多間店鋪,當中最貴的租金達七十多萬元,但近期因四十二天「停業令」導致損失慘重,惟每間店鋪卻只獲政府補助兩萬元,認為當局應增加資助拯救業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