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打工仔期望在家工作恒常化,有僱主亦期望新安排可減少租金開支。
不少打工仔期望在家工作恒常化,有僱主亦期望新安排可減少租金開支。

社交平台Twitter上月宣布容許員工永久在家工作,令打工仔趨之若鶩。不少人以為只有國際巨企才有這種前衞的工作安排,但原來有本港科企及金融業界經歷疫情後,發現IT、人力資源等後勤工作,在家工作亦無礙效率,正打算大幅縮減辦公室面積,員工可大部分時間在家工作,或於共享工作空間辦公,做法既可視為員工福利,又可節省租用核心區寫字樓的昂貴成本。共享工作空間成為新趨勢下的受惠者,有業界最近查詢急增逾兩成。 記者 郭增龍 李卓穎

新型肺炎疫情下,全球打工仔過去經歷不同形式的在家工作(WFH)安排,隨着疫情緩和,企業紛紛要求員工正常上班。不過,Twitter上月表示,疫情期間的措施證明在家工作可行,決定將做法恒常化。facebook隨後亦宣布,陸續開放遙距工作職位,並預計五至十年內,將有一半職位屬遙距工作。

無礙效率 九成員工讚好

本港網企9GAG亦緊跟國際科企的步伐,上月宣布遷出荃灣七千呎的總部,讓員工全面遙距辦公,其辦公室一五年花費二百萬元裝修,設有乒乓球枱及足球機,屬新派辦公室。9GAG行政總裁陳展程說,去年已有試行在家工作的打算,但有員工擔心影響溝通,令計畫擱置,近月因疫情試行後,發現對工作效率影響不大,「員工不一定要在辦公室溝通,網上對話或者幾個約在大家近的地方見面都可以。」

科技公司過去將辦公室裝修得美輪美奐,又提供遊戲及食物,並視之為吸引人才的手段,但一場疫症帶來的在家工作體驗,似乎交出另一個答案。陳展程直言,在員工的心目中,公司斥資建立的新派辦公室,結果卻比不上毋須過多成本的在家工作安排,「相比起外國,香港的娛樂太多了,辦公室再靚也沒有外面好玩。」他其後諮詢員工對新派辦公室的想法,只有一半人讚好,但實行遙距辦公,讓員工控制自己上班時間,九成員工都認同。

每周一天可減輕工作壓力

事實上,嶺南大學上月亦有類似調查,結果逾八成受訪港人傾向疫情後,仍能每周在家工作最少一天,當中超過七成受訪者認為,在家工作能於公餘時有更多休息時間,六成四人認為可減輕工作壓力。

不過,站在僱主的角度,能夠省下辦公室租金,或者才是推行在家工作的最大誘因。以9GAG為例,退租後每月節省約二十萬元的租金、電費等開支,雖然陳展程有為員工提供手提電腦、辦公室椅、共享工作空間等補貼,支出卻遠不及租金昂貴。

退租每月可省20萬元

香港創科發展協會副會長湯浩然知悉,不少從事軟件開發及IT系統整合的公司,正積極考慮將辦公室面積減半,「程式開發不需要使用特別的軟件,項目負責人安排工作後,員工可以各自完成任務,不一定要在辦公室。」他坦言經過疫情洗禮,不少公司預計生意短期內難以重返昔日水平,因此想盡辦法減少開支,「我預計未來會有退租潮,很多公司已經準備搬細辦公室,未行動是因為租約未到期。」

一般人認為只有科技公司才可遙距工作,湯浩然認為,不少後勤文職,如人力資源部,都有條件在家工作,「現在雲端保安技術成熟,在辦公室以外處理敏感資料,不一定增加資料外泄風險。」

中原(工商舖)董事總經理潘志明認同,在家工作成效佳,驅使傳統專業服務如會計師樓加快作出決定,把會計、人事等不用見客的後勤人員分割,遷到非核心區的共用工作間辦公室,從而節省部分租金。他坦言,核心區租金成本高昂,企業傾向暫時短租,若經濟好轉、企業盈利加強,始會思考是否有需要為方便管理而重新結合。

潘志明直言,會議室佔據辦公室頗多空間,惟使用量不高,疫症後很多公司發現視象會議形式可取,有助節省辦公室面積,加上經濟下滑,企業撤離核心商業區的意欲增加,「中環的空置率以往低至百分之一點多,但現時增至四點八左右,核心區寫字樓租金因此下跌一成多至三成多。」

共享工作間查詢增兩三成

共享工作間成為新趨勢下的受惠者。御一空間創辦人兼主席陳恩德指,有金融公司原計畫租用可供一百人使用的辦公室,疫情後減少至七十人,「他們發現公司有部分工種,如負責銷售的同事經常外出見客,實際在辦公室的時間不多。」為照顧不常駐的員工,租戶要求提供儲物櫃,以便同事存放個人物品。

事實上,近月進駐共享工作間的傳統企業明顯增長。陳恩德稱,近日租用查詢較二至三月增加兩成三,有金融公司安排新項目團隊於共享工作間辦公,也有多家二三十人規模的中小企退租同區的傳統辦公室後遷入,「我們租期最短一個月,不少租戶不想簽兩三年長約,怕生意不多撐不住,改租共享工作間有較大彈性。」他相信,共享工作間出租率有望再提高一兩成。

WeWork發言人亦表示,其公司遍布各主要區域的共享工作間網絡,可讓企業員工於就近居住地點的空間工作,將團隊分布於不同辦公空間,加上共享工作間本身已有符合社交距離的空間設計,企業變相減省清潔及軟硬件配置開支,可將資源投放於業務發展,甚至是轉型開支。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