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家長擔心子女在狹窄環境下透過視像練舞,或容易導致受傷。資料圖片
有家長擔心子女在狹窄環境下透過視像練舞,或容易導致受傷。資料圖片

新冠肺炎疫情下,除正規學校停課外,校外進修課程或兒童興趣班亦需要取消面授環節。今年首5個月,消委會便接獲逾250宗相關投訴,涉及校方單方面改動課堂安排、教學形式,以至課程內容。

消委會列出3宗個案,包括有家長被迫陪幼兒上視像課,且授課時間大削逾8成;拉丁舞導師親身示範變為看直播,學員在家中練舞恐增加受傷風險,及文憑試預備班僅提供自學教材物,消費者認為物非所值,無助提升應試技巧。

消委會認為,即使合約訂明「不可退款」、「商戶保留最終決定權」等條款,商戶亦不應以此為「擋箭牌」,單方面更改課堂安排,導致教學質素與消費者期望出現巨大落差。

個案一:家長被迫陪幼兒上視像課
投訴人為兒子報讀A公司的K3英文拼音課程(9100),原訂2月中開課,但開課前數天接獲電郵通知首堂課取消,復課安排有待通知。1個月後,A公司突然通知有關課堂將會以網上教學形式作出補課,要求家長盡快上網選擇上課日期,並預先編印教材,安排陪同子女一起上課。

投訴人指出,幼稚園生難以專注在電腦前學習,加上在職父母難以在指定時間抽空陪同子女上課,打印機亦非家庭必備,故改以網上授課為消費者帶來諸多不便。此外,投訴人購買較昂貴課程,原意是讓兒子獲得外籍教師90分鐘親身授以拼音技巧,面對面交流,而非隔著屏幕上15分鐘的課。

投訴人堅決不接受網上授課,但A公司不斷強調別無他法,亦拒絕退款。經過消委會與A公司多番商討,A公司最終同意退款。

個案二:拉丁舞導師親身示範變為看直播
投訴人替女兒報讀B公司的48節拉丁舞課程($7200)。受疫情影響,B公司於2月初宣布停課,兩星期後通知將以網上直播復課,學生若未能參加直播課程,可如常回校,惟課室最多只可容納6位學生,故須預先報名。

投訴人一方面不願冒險帶女兒回校,另一方面又擔心直播課程欠缺導師親身指導,加上家中空間及設施有限,在狹窄環境下透過視像練習,或容易導致受傷,遂表明不接納B公司提供的兩種方案。但校方堅持,若學生既不回校,亦不參加直播課程,會按規定扣除有關課堂。投訴人向消委會求助,B公司其後同意免費延長課程,暫不扣除受影響課堂,投訴人接納安排。

個案三:文憑試預備班僅提供自學教材
投訴人為就讀中五的女兒報讀C公司的英語文憑試預備班($6300)。由於政府宣布停課,C公司取消原訂於2月中開課的預備班,只向學生提供自學教材。

投訴人不滿僅「被動地」接獲通知,縱然明白C公司未能開課,但付出逾$6000學費卻只換來自學教材,令投訴人感到不公平,亦無助提升女兒應試技巧。

投訴人對C公司拒絕退款感失望,強調課堂尚未正式開始,堅拒接受以自學教材替代。經消委會調停,C公司最終聯絡投訴人安排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