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g Sir每晚與家人視像通話,反而拉近彼此關係。
Ming Sir每晚與家人視像通話,反而拉近彼此關係。

醫護人員在疫情下壓力甚大,尤其不想家人擔心。物理治療師廖悅明(Ming Sir)跟家人相處總是心照不宣,但一場新冠肺炎疫情,他需要加入抗疫小隊而自我隔離,當時正值女兒應考文憑試而無法在身邊為她打氣,他每晚與家人視像通話,反而拉近彼此關係。女兒更堅持每晚為他送飯、噓寒問暖,為勇氣無比的爸爸表示敬佩之意。

Ming Sir是瑪嘉烈醫院高級物理治療師,他三月底及五月中旬都加入過抗疫團隊,到隔離病房工作,他亦搬到跟家里一橋之隔的酒店暫住。雖然家人全力支持,但亦擔心箇中風險,幾乎每晚都透過視像通話說「I miss you so much」,「平時圍坐在家未必每晚傾談,但分隔開反而更珍惜相處時間,每一晚都會準時傾訴一下,雖然距離較遠,但疫情令到我們的維繫比以前還要深。」

Ming Sir女兒是羽毛球健將。
Ming Sir女兒是羽毛球健將。
Ming Sir要入隔離病房為病人進行康復治療。
Ming Sir要入隔離病房為病人進行康復治療。

女兒每日送飯感安慰

令Ming Sir最感動,還是他形容為「前世情人」、十七歲女兒Ann每日送飯一事,「酒店跟家有天橋連接,(我們)就好像牛郎織女,晚上阿女帶飯盒在橋上相見。」每次見面短暫,但他從眼神中都感受到Ann的關愛之情,「最開心不是有住家飯食,而是見證阿女一直成長,甚至犧牲自己時間關心人,是好安慰。」Ann說,爸爸工作辛勞,關心他在外的起居飲食,希望自己為家庭出一分力,成為她堅持每日送飯的動力。

完成隔離趕及今日慶祝

剛考完中學文憑試,Ann憶述應試期間都希望爸爸相伴在旁,考數學時一度頭暈擔心影響表現。她之後傳短訊給爸爸,Ming Sir以人生難免有挫折開導她,並非憑一次考試決定,他當年會考成績都未如人意,但最終都投身理想職業,認為人生充滿變化,希望Ann放眼未來。

Ann是體育學院少年隊羽毛球運動員,間中都會受傷,Ming Sir是她的私人物理治療師,教她預防拉傷,Ann多年來耳濡目染下都希望成為物理治療師。Ming Sir最近完成第二輪抗疫小隊工作,完成隔離,回家共聚天倫,趕及今日父親節跟家人慶祝,稍後再走到前線工作。記者 朱海棋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