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眾志創辦人黃之鋒。資料圖片
香港眾志創辦人黃之鋒。資料圖片

港版《國安法》出台前夕,有「國師」之稱的陳雲宣布退出香港社運,這是繼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後,另一個高調金盆洗手的政治人物。早前網上流傳有國安法立法後的目標人物,被人以國際上通緝常用的啤牌表達方式列出,陳太是皇后級,陳雲是二仔底。由他們的行徑表現,政壇中人認為反映出《國安法》的震懾力,估計牌上人物,往後會因應法例實施而有所動作。

《國安法》效應吹草低

早前流傳的國安啤牌,把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和民主黨元老李柱銘列為小丑,李柱銘最近不止一次接受外媒訪問否定港獨,被視為是「戴鋼盔」,陳雲在啤牌位列梅花二,屬倒數第二號人物,最末是學者鄭宇碩。除了戴鋼盔和金盆洗手外,位列階磚三的港獨聯召集人陳家駒早前行蹤杳然,日前證實棄保潛逃,其他不少牌上政治人物就偃旗息鼓。

《國安法》效應如風吹草低見牛羊,有人借坡下驢避風頭,那究竟是不是只要知機就會上上大吉?有沒有人仍然會頂着逆風而上呢?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王丹就引述外媒消息,指立法後就會拘捕黎智英和香港眾志創辦人黃之鋒,政界覺得這些推測十分正路,根本毋須甚麼外媒消息,事實上兩人近日同樣動作多多,希望吸引外界注意。

有人想走有人留

黎智英在國安啤牌位列小丑,黃之鋒位列階磚皇帝,都屬高階級別。最近黎智英為名下媒體推出英文版,黃之鋒則頻頻開記者會,要求美歐強硬回應立法。黎李爭搶外國眼球,但政界中人拆局,認為兩者動機或目標可能稍有不同。黎智英現時有多項官司在身,無論有沒有《國安法》都非常麻煩。早前黎智英希望法庭批准他外遊。如果他有機會到了外國,最好可以獲得政治庇護,這樣拿着一筆身家,就繼續可以指點江山。他在外媒的知名度一向不低,只是美歐民眾對港人港事其實興趣不大,現在索性直接搞英文媒體,實行去得再盡一點,這樣或會增加他的政治本錢。

黃之鋒與黎智英不同,他至今仍可以自由離境。在人大表明立法後,他繼續大力打國際牌,是維持一貫擁外國自重的做法。政界說,黃之鋒的冒起,一直有外國勢力支持的影子,由他平地一聲雷獲外媒抬捧,到近年到外國出席活動,鋪排都不是隨意可以做到。在佔領運動中他率先衝入公民廣場,把主導權由倡議的戴耀廷手上搶過來,成為了本地顏色革命的真旗手。

既無出路也無錢

黃之鋒由搞學運變成搞社運,推動本地意識,在在走到最前線,因此他參選一早就成為被DQ的目標,還因為違法入獄。這樣的背景無可能在合法正常的政治環境下找到出路,到外國也會失去作用,他不像李柱銘戴完鋼盔希望繼續做律師,也不像黎智英如果去到外國有錢可以歎世界,甚至不易像其他學生嘗試過其他生活,既然沒有其他可做的事,繼續硬砌就成為近乎唯一的選項,所以王丹預言他會留港被捕是很合理的假設。

黃之鋒走到外國要求立法干預香港事務,把香港官員的名單交給外國要求制裁,這些做法令人側目,只是做得多了,一般人就覺得見怪不怪。隨着中央為香港立法,美國提出《香港自治法》,北京昨日又宣布反制,說明中央不是要打口水戰,正因如此,被傳是目標的反對派人物,都如八仙過海,各自急謀應變。

全文刊《星島日報》專欄「架勢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