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暑期海外交流團大受打擊,業界唯有改為統籌本地遊學。
疫情下暑期海外交流團大受打擊,業界唯有改為統籌本地遊學。

暑假一向是學生活動的旺季,惟在疫症下生意受挫急求變陣。遊學機構今年沒法出團,近期只好改為統籌本地遊學,將歷史、藝術等課堂搬到香港街頭和郊野,惟料短期內難以起死回生。學生須脫口罩的興趣班如游泳課,業界同樣未敢看好市況,僅能以小班教學爭取家長信心。因無法外遊,反而造就其他本地親子活動反應熱烈,更有劇團準備加開暑期兒童戲劇班,部分科技比賽的報名人數不跌反升,活動主辦商預料,視像遙距將陸續取替傳統的現場比賽方式。

記者 李卓穎 林紫晴

新冠肺炎疫症至今未完,導致暑假旺季也變為淡季,多個針對學生的活動機構生意直接受到衝擊,紛紛變招謀求其他出路。

認識茶藝 18區歷史遊蹤

以往遊學機構「愛學遊」於暑假由六月底起至八月,平均每月有二、三十團出發,其總經理張玉忠直言,疫症令今年所有遊學團無法成行,「其他出境遊業界尚且有商務客,但遊學機構整年生意都繼續嚴重受挫。」即使英國下周五將解除對本港等多地旅客的入境檢疫措施,惟他稱,復辦英國遊學團有一定風險,團員回港後又要再強制檢疫,故未敢有任何新動作。

今年首辦的「四天人工智能科技馬拉松」,讓學員選擇以網上或實體形式出席。 受訪者提供
今年首辦的「四天人工智能科技馬拉松」,讓學員選擇以網上或實體形式出席。 受訪者提供

遊學團無法行成,張玉忠只能調整計畫,原本他已安排學生前往雲南、福建考察茶葉生產基地,如今改於本地認識茶藝和品茗,與此同時,他又有意策劃十八區歷史遊蹤,故早前已安排多所學校校長到西貢考察,了解當區村落發展及貿易歷史。張玉忠雖有全盤計畫,但他實際對暑假生意期望不大,「有遊學成分的旅行團比本地純玩團貴,客源始終是小眾。」

推農場體驗教授藍染

愛達旅遊遊學部經理潘家華直指,昔日多數舉辦歐洲遊學團,今年首度嘗試轉型增設本地遊學團,「往年暑假至少有一、二千位學生報團出遊,今年我們每月有五六團算好了。」今年該公司推出農場體驗,保持教學元素邀導師教授藍染技術,他表示,本地遊學可賺的錢有限,但視為宣傳推廣。

部分活動機構同樣不看好今年暑假報名情況,香港游泳教師總會行政總裁兼首席講師陳保祿不諱言,整體游泳班至今僅恢復約三成,教練不敢收錄太多學生,「慣常師生比例約一比八,但現時是一比三甚至更低,並在教學技巧上增加學生訓練時的距離。」他續說,康文署屬下泳池已暫停開放達半年,加上習泳無可避免要除口罩,家長難免有憂慮。

泳班拳館收生減 戲劇班爆滿

早前全港健身中心及拳館強制關閉,跆拳道興趣班的生意大受影響。世紀跆拳道會館長張偉健直言,疫情下一度只有一至兩成學生,至上月開始人數回升,恢復近七成生意,「以往暑假會收很多新生,但今年新生人數減半。」因今年暑假縮短,他認為家長須預留時間讓子女追學習進度,故不敢報讀太多暑期興趣班。

活動主辦商預料,疫情影響下部分全國賽頒獎禮將以視像形式進行。 受訪者提供
活動主辦商預料,疫情影響下部分全國賽頒獎禮將以視像形式進行。 受訪者提供

疫情影響下港人未能外遊,唯有留港尋親子樂。鞍山探索館服務經理樊文韜表示,因應今年二月馬鞍山山火,今年特別推出「山火探奇」親子活動,讓一家大小到山火現場,學習山火後的樹木保育,活動招募推出數天反應已不俗。樊文韜續說,有別於往年較着重礦場歷史,本月舉辦的馬鞍山礦村親子全天遊加入更多環保元素,「例如加入食物製作工作坊,讓家長及子女使用館內種植的天然資源,製成香草薄餅。」

每逢暑假,本地劇團「普劇場」都會舉辦暑期戲劇遊樂場,今年也不例外,其藝術總監陳永泉表示,其暑期戲劇班以小朋友戲劇互動學習英語,吸引不少家長替子女報名而爆滿,故正計畫加開兩班。但部分戲劇活動受疫情影響,須改變形式,他指,原定五月試演的「新苗兒童劇編劇栽培計畫」讓家長與小朋友在劇場互動,惟因劇場未能開放,故須改以錄影方式進行。

科技賽視像授課受歡迎

STEM活動受早前停課,以及復課後的半日上課安排影響,香港新一代文化協會科學創意中心總監黃金耀指,整個業界的生意大跌八至九成,六月底至七月初入校開班的機會全失,「到校活動全部沒了,料到八月學生正式放暑假才會好些。」

科技比賽及活動繼續大受學生歡迎,報名人數不跌反升。香港新興科技教育協會會長洪文正指出,該會主辦的大灣區STEM卓越獎比賽及全國青少年科學影像節香港區選拔賽,報名情況非常熱烈,今年國際學生參與人數更增加三分一。惟受疫情影響,他預料下月舉辦的頒獎禮,有機會改以視像進行,「其他很多全國賽的課程,已由實體形式改為視像授課。當疫情尚未緩和,相信視像遙距將陸續取替現場比賽及頒獎禮。」

今年首辦的「四天人工智能科技馬拉松」,便已改變傳統的暑期活動模式。與生產力局合辦活動的iSTEM聯合創辦人朱綺華表示,是次活動讓學員可選擇以網上或實體形式出席,不少家長都很受落,課堂互動及反應亦較預期好,「同學們都習慣網上問答,所以與現場上課分別不大。」她又相信,網上課堂將成大勢所趨,即使網上教授AI課程,也不減學生的創意發揮。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