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協暨奧委會副會長霍啟剛認為經此一「疫」,本港體育發展已踏入新形態。蘇正謙攝
港協暨奧委會副會長霍啟剛認為經此一「疫」,本港體育發展已踏入新形態。蘇正謙攝

本港體育界在新冠肺炎衝擊下備受衝擊,港協暨奧委會副會長霍啟剛認為經此一「疫」,本港體育發展已踏入新形態,除了多個大型體育盛事相繼取消,一眾基層教練的生計也大受影響,建議政府放棄「大市場、小政府」原則,並打破過去僅透過轄下部門撥款資助的做法,視體育界為一個產業,帶頭作出投資。他以電子競技等新興產業為例,若由政府主動投資,將有助業界與外國持份者分一杯羹。對於有傳他有意參選下屆立法會的「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席,他亦首度回應,指他的理念涉及跨部門合作,自己現時參與的機制難以推動,故正思考是否參選立法會。

記者:杜展銘

政府在○二年起為本港體育發展定下「普及化、盛事化、精英化」三大政策方針,並一直沿用了十八年,惟一場疫症致本港體育發展全面受阻。霍啟剛認為政府可趁疫情後的新形勢,重新考慮「大市場、小政府」的方針,以審慎理財的投資策略,將原有的一些既定框架打破。

打破舊有撥款資助方式

他建議政府應視體育界為一個產業,檢視未來的發展方向並帶頭作出投資,如同扶持一門生意,在適當的地方投放更多資源,而非過去僅透過轄下部門撥款資助,然後再由持份者申請。他以新興產業電競為例,於二○一七年獲政府一億元資助,當中動用了五千萬元於數碼港興建電子競技場,惟實際使用率仍然不算高,而其他資助分散用於不同項目,用完即止,「這並非投資心態,投資應長遠投入資源。」他以新加坡為例進一步解釋,該國由政府支持下發展電競,有策略地將該國人士進駐相關國際組織,從而使該國於產業的環球發展有「話語權」。

港協暨奧委會副會長霍啟剛認為經此一「疫」,本港體育發展已踏入新形態。蘇正謙攝
港協暨奧委會副會長霍啟剛認為經此一「疫」,本港體育發展已踏入新形態。蘇正謙攝

霍啟剛慨歎:「你話政府沒體育政策,不是,你說政府有好完善體育政策,又不是」,並強調沿用多年的計分制度亦有不足之處,因為運動員有成績就有資源,惟現時不少新興項目,如東京奧運新增的滑水及滑板等,在現有本港機制並沒有為相關體育項目提供支持的方法。

融入三大政策帶來新格局

他認為,政府帶頭支持下,並將「普及化、盛事化、精英化」三大政策融入當中,將可為體育界帶來不同格局,例如政府可構思某指定運動項目未來擬舉辦的大型比賽數量,加以培育本土運動員等。他亦建議政府可購入東京奧運轉播權,然後再將各項目分拆,轉售予不同電視台,有助運動普及化,若電視台沒有足夠資金購買,則可以該台廣播時間取代,由此政府就可擁有「入屋」電視台的廣播時段,用作宣傳體育盛事或畀體育機構。

外界一直盛傳霍啟剛有意參加下任立法會「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的選舉,他對此首度回應,指他的理念涉及跨部門合作,自己現時參與的機制難以推動,故正思考會否參選立法會。霍啟剛希望參選人均能了解疫情後行業的新形態,以及業界的需要。

可透過本地體育項目激發消費

本港體育界過去半年突然停滯不前,霍啟剛認為,現時體育界首要為重啟「引擎」,在疫情可控的情況下,透過舉辦更多本地體育運動項目,邀請更多市民參與,結合本地消費及旅遊,以激發消費,推動本港體育界發展。

港協暨奧委會副會長霍啟剛認為經此一「疫」,本港體育發展已踏入新形態。蘇正謙攝
港協暨奧委會副會長霍啟剛認為經此一「疫」,本港體育發展已踏入新形態。蘇正謙攝

霍啟剛稱,過去半年幾乎所有港人喜愛的大型活動均取消,包括大至渣打馬拉松,小至各地區體育會的興趣班等均受到影響,惟因應疫情下港人對健康意識增強,可考慮先以本地消費作為切入點,從而對運動作出推廣。惟他強調,而時環球疫情未穩,暫時先不要討論到國際大賽等盛事,直言現時舉行國際馬拉松等大型活動不可行。

霍啟剛認為,長遠體育界發展將趨向科技與體育競技結合,而新冠肺炎亦加速有關機遇。他舉例指,以往教練「售賣」的是技巧及時間,惟現在互聯絡銷售的是「內容」,只要教練懂得運用科技,則可將效用倍增。他亦提及,近年有娛樂圈名人反而走到最前,於網上教授瑜伽成功帶來很多收入,反觀現時的專業教練,若政府能夠加以培訓,或許能透過科技闖出一條新的教學路。

除教練的訓練工作外,霍啟剛認為連運動比賽亦可網上舉行,例如單車等運動,可透過電腦軟件及互聯網進行遠距離競技,甚至透過VAR技術,雖然香港沒有滑雪場地,亦可透過電腦系統模擬相關場景並進行相關比賽。他亦提及,啟德體育園快將落成,不能落成後只得欖球賽,籲業界須盡快物色一些項目來港舉辦。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