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港後,希斯一直忙於為新馬季開倉組班。
回港後,希斯一直忙於為新馬季開倉組班。

二○一九/二○年度馬季跑罷今午沙田賽事,便會於星期三的快活谷夜賽煞科。有個鼎鼎大名的殿堂級練馬師,一邊在現場冷眼旁觀,一邊躊躇滿志。曾於九十年代末在香港馬壇吒咤一時的大衞希斯,離港十五年,正待新馬季再起風雲。記者 黃健恒

大衞希斯是香港賽馬史上首位兩度開倉的練馬師,明明於一九九五年來港大展拳腳後便一帆風順,卻選擇於二○○五年返回澳洲,一別香江就十五載,原因是有祖業要他打理,非走不可。這次重臨香江,受訪當日早上,希斯疫情中守足馬會規矩,面戴口罩走到跑道旁,其向來的招牌友善笑容被蓋住了,但當望住這個他熟悉不過的沙田馬場,還是眼笑眉開,憶起往事,他說︰「當年放棄牌照,是自願,也是不自願。」不自願,是因為他實在捨不得離開香江。

歷來,自願放棄香港練馬師牌照的只有兩人,第一位是三屆冠軍愛倫,原因是本身年紀已大兼往新加坡侍母,心力交瘁。第二位就是希斯,所不同是放棄香港事業的那年,他是如日方中並曾兩度贏得香港冠軍,卻還未足四十三歲。希斯首次毅然從澳洲來港開倉時才三十二歲,他謙虛地笑着說︰「我是香港馬壇歷來最年輕的一倉之主。」希斯如此年輕便獲香港馬會青睞,全因練馬成績一早蜚聲國際。

一九九○年,二十八歲的希斯開始在墨爾本開始練馬,同年即訓練出「請放鬆」在祖家摘下經典大賽覺士盾,並遠征東瀛奪走屬當年全球獎金最高的日本盃。希斯上乘的練馬工夫承襲於其父,哥連希斯是澳洲殿堂級的練馬師,贏馬五千三百三十三場。希斯自豪地說老父成就︰「我小時候,他已名列於澳洲賽馬名人堂,因為他,我自小就立志練馬。」

父兄離世 返澳接管牧場

虎父無犬子,老希斯將自己建立起的練馬基地「靈犀牧場」(Lindsay Park)交到小希斯手上,同樣風光。但大衞希斯不滿足於在澳洲稱霸,九三年帶領「法眼」首次踏足香港爭國際賽得亞軍後,即被沙田馬場的熱烈氣氛迷住,一直魂牽香江︰「翌年十一月,我在費明頓馬場還捧住墨爾本盃的冠軍獎盃,同日舉行香港賽馬會錦標,有香港馬會高層出席,他可能是隨便一句,問我有否興趣來港練馬,我即時心動。」

希斯說當年是要開家庭會議,央求父親好久才獲放人,「靈犀」基業交由兄長彼得希斯獨挑大梁。希斯得償所願,轉戰香港後,愛這彈丸之地更深︰「我愛香港一切,馬場環境、賽事氣氛、朋友、美食。」不幸是正當事事順心,希斯的父親及兄長卻於九九與○一年相繼離世,彼得希斯死於墜機,對希斯打擊尤大,愛笑的希斯憶起父兄,不禁唏噓︰「爸爸年長是難免,哥哥的死卻是晴天霹靂。『靈犀』一下子無家族中人掌舵,我便不得不走。」

○五年二月十五日,希斯決定返澳洲打理家族馬房,臨別在即與下屬合照。
○五年二月十五日,希斯決定返澳洲打理家族馬房,臨別在即與下屬合照。
當年訓練雌馬「勝威旺」屢贏大賽。
當年訓練雌馬「勝威旺」屢贏大賽。


兒子外甥成才「無辱家聲」

返回墨爾本,希斯重掌「靈犀」並着手培育下一代接班,兒子比安和外甥戴寶力獲栽培成才,近年三人聯名練馬,成績同樣斐然。希斯說到這兒子和外甥,滿懷安慰︰「如果爸爸還在世,定很驕傲,子孫練馬都無辱家聲。」希斯確無令父親失望,從練以來已贏逾四千場頭馬,有九十四場是一級賽,並於○八年成為最年輕而名列澳洲賽馬名人堂的練馬師,可說青出於藍。

「靈犀」接棒功成,希斯開始懷念起香港︰「香港馬會早在四五年前已問過我,但我覺得時機未到,直至今年約翰摩亞退休又有空缺,『靈犀』既有後繼,我決定回歸。」

主力引入新馬從頭開始

第二次來港開倉的希斯,展望將來,卻不敢自恃名牌︰「我希望先用一年建立起競爭力爭大賽,三年後再望爭冠軍練馬師殊榮。」但競爭歸競爭,重情的希斯說組軍過程中,不想接收太多其他練馬師的馬匹︰「他們都是我朋友,損了感情不好,所以我主力會引入新馬,一切從頭開始。」按馬會規矩,成績名列前茅的練馬師毋須硬性在六十五歲退休,可練馬至七十歲,以希斯的往績,不難得這厚待,他卻謙虛回應︰「到我六十五歲,仍夠壯健再算。」

五十七歲的希斯,魁梧如昔,神采飛揚,只不過煩惱絲比當年少了,這番再戰香港,馬迷有好戲看。

去年九月,希斯回港見記者宣布新馬季回歸。
去年九月,希斯回港見記者宣布新馬季回歸。
【專訪】傳奇練馬師回港闖蕩綠茵 大衞希斯兩度開倉賽馬史第一人

見證九七經歷沙士 「港定能應付疫情」

希斯由一九九五年至二○○五年在港練馬,見證過九七回歸,經歷過○三年沙士,香港身分證都有在手,這次回歸適逢新冠病毒肆虐,他對香港卻充滿信心︰「香港人有過戰勝沙士的經驗,一定應付到這次新冠病毒。目前看來,香港就做得比澳洲更好。」

去年六月至今,香港逢多事之秋,先有反修例風波,如今仍在跟病毒搏鬥,希斯卻無悔回歸︰「就算我能預知反修例事件和病毒爆發,我都不會改變決定。」希斯人在澳洲時,亦一直關心香港時事,而且他在港多老朋友,消息十分靈通,他講起一個笑話︰「我知道近幾年,香港馬圈一直有傳我回歸,當時並無此事,卻人人都在說『希斯要回來了』。直至我真的要回來,遇上有社會事件和病毒爆發,於是又有人說『希斯不回來了』。」希斯雖戴住口罩,卻笑得身子也彎了起來。希斯在香港的確人緣極好,例如賽馬傳媒工作者,對他待人接物的態度便讚不絕口。任何時候,希斯都是笑臉迎人。這「半個」香港人還有句廣東話愛掛口邊,跟人交談時常會說「無問題」,其「易話為」性格可以得見。不過要他再說多句廣東話,原來獨沽一味。

盼馬場重現人山人海

希斯返港已數星期,完成十四天的自行隔離後,近來忙於組軍,而他的太太亦已於剛周四來港相伴,現正隔離禁足外出,希斯又開玩笑說輪到太太「坐監」。香港人的事,希斯實在一清二楚,他還打趣說已收到政府派的一萬元,並已用盡以支持消費。

訪問尾聲,希斯說這次重臨開倉的最大心願,不是自己多贏馬,而是馬場看台復見人山人海,望他心願早日成真。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

○三年贏打吡,欄邊接受馬迷祝賀。
○三年贏打吡,欄邊接受馬迷祝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