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回到紅磡寶其利街文化村專業護理安老院後,在單人房隔離。
病人回到紅磡寶其利街文化村專業護理安老院後,在單人房隔離。

第1563宗個案的77歲女病人,為樂富護老院院友。她於6月28日因跌倒,在伊利沙伯醫院內科病房留醫,其後出院。本月2日曾回到院舍數小時,其後曾入住佛教醫院。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指,由於她於7月13日確診,距離回到院舍已相距逾10日,因此認為院舍內的傳染機會小,並中心人員已到院舍視察其他員工及院友的情況。

張竹君續指,在本月12日,女病人在佛教醫院留醫期間,同一病格內有另一名長者。該名長者居住於紅磡寶其利街文化村專業護理安老院,在回到安老院後轉到單人病房隔離。中心人員稍後會到該間安老院了解。

被問到有關伊利沙伯醫院的3名確診者的傳染途徑時,醫院管理局總行政經理(質素及標準)劉家獻則指,第1563宗個案的77歲女病人因跌倒入院,在出院後因身體問題再度入院,她在入院時行動不便,以及身體虛弱。其CT值為31,屬於CT值而病毒量低。另一名64歲患者的CT值則大於35,亦屬於CT值而病毒量低。另外,被問到有否在伊利沙伯醫院的內科病房採集環境樣本時,他則指,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等人已到醫院實地考察,相信患者為間接接觸傳播。他又指,病房出現首名病人後,已暫停收症,並已進行徹底清潔。

紅磡寶其利街文化村專業護理安老院
紅磡寶其利街文化村專業護理安老院
紅磡寶其利街文化村專業護理安老院
紅磡寶其利街文化村專業護理安老院

兩名病人曾在佛教醫院同一病格。資料圖片
兩名病人曾在佛教醫院同一病格。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