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護理學院助理教授林清近期的檢測研究發現,約半口罩樣本粒子過濾率不達標。
理大護理學院助理教授林清近期的檢測研究發現,約半口罩樣本粒子過濾率不達標。

疫症爆發至今未有緩和迹象,怎選口罩成為港人今年的共同話題,這個疑問在理大護理學院助理教授林清心底多年。他曾是公院護士,經歷過○三年沙士的抗疫辛酸,亦一直以第一身經驗研究口罩。全城鬧口罩荒時,林清一手一腳架設了儀器檢測口罩質量,過去五個月測試了數百個口罩樣本,大型研究結果竟發現多達一半樣本是假口罩,使他決心口誅筆伐掀起打假戰,亦盼申得資助研發適合香港醫護的高防護口罩,從前線走到後防,為港人守好每道抗疫防線。 記者 李卓穎攝影 李睿哲

一場全球大流行的疫症,讓港人學會了購買口罩須審視BFE、PFE數據,但今年初鬧口罩荒時,許多品質差劣的口罩充斥市面。眼見市民對口罩的好壞滿腔疑問,當時林清特意回到大學,看看能否找到合適工具進行口罩檢測,「我在學系找到光學粒子計算器,這是我一直夢寐以求的一部儀器!」他於是着手調校機器,以手上有限資源展開一場規模頗大的口罩測試。

測試160口罩品牌近半質劣

過去五個月,林清聯同另外兩位同屬護理學院的學者,測試了一百六十個來自世界各地、在港購得的口罩品牌,每個牌子取樣三至五隻,按照美國ASTM標準,以鹽水模擬空氣中的直徑零點三微米、一微米的霧化粒子(aerosol),研究結果竟發現有近一半口罩質素低劣,平均微粒子過濾效率只得四成七,「有些口罩商廠標榜自己的口罩符合ASTM Level 1標準,假如這類產品賣給了醫院醫護,真的很令人擔憂。」

○三年沙士期間,林清在威院任職護士。 受訪者提供
○三年沙士期間,林清在威院任職護士。 受訪者提供
理大護理學院助理教授林清近期的檢測研究發現,約半口罩樣本粒子過濾率不達標。
理大護理學院助理教授林清近期的檢測研究發現,約半口罩樣本粒子過濾率不達標。

林清的擔憂亦基於檢測時發現,某牌子的口罩十盒有七盒的質量都不一樣,零點三微米的顆粒過濾效率由百分之二十九點零至九十九點九九不等,原因或跟廠家所用的熔噴布非同一批次有關,「檢測口罩難過驗銀紙,大眾無法用肉眼檢查,亦無能力進行測試,但日常他們還是得繼續佩戴口罩,所以有問題的口罩仍然能夠大賣。」不少人以為口罩厚等於質量佳,惟他的研究卻發現口罩厚薄不足以證明真偽,加厚造假其實不難。

口罩成為人們在疫症時期的防護網,早前不少NGO、護士團體曾聯絡林清,請他幫忙複檢機構所獲贈的口罩質素,「很有臨危受命的感覺,每個查詢都很逼切,他們收到捐贈不知如何分派,找外間機構檢測要等三個月,機構亦不捨得花費一萬五千至兩萬元作測試。」作為學者,他想自己的責任不外乎是口誅筆伐引起關注,為公眾求個安心、為醫護謀個安全。

沙士染病深明前線辛酸

曾是威院護士的林清經歷過○三年沙士一役,試過染上沙士病毒,猶幸病毒量少未有發病,故他深明裝備防護不足對醫護人員的危險,至今亦難忘當年前線抗疫的辛酸史,「當時有說冷氣系統可能播菌,於是不開冷氣只開窗,我們穿着整套個人防護設備熱到手套也滴出汗水。」

當年林清獲分配到沙士分類病房,裝備比起今時今日來說不算充足,但病房或有潛在沙士病人入住,實質危險不低,「選我進這病房因各個型號的N95都適合我戴,後尾才知道很多人只有一款N95才不漏氣。」任職護士只管做個稱職的士兵,林清對於口罩防護、合適度的疑問,直至○六年轉職到公開大學任教才漸漸浮起。

通過光學粒子計算器,林清按照ASTM標準測試坊間口罩的過濾效能。
通過光學粒子計算器,林清按照ASTM標準測試坊間口罩的過濾效能。
林清○六年離開前綫轉職大學任教,他說關顧學生跟照顧病患的初心相同。 受訪者提供
林清○六年離開前綫轉職大學任教,他說關顧學生跟照顧病患的初心相同。 受訪者提供

七成醫護覺得裝備不足

研究口罩對於林清而言,既是興趣,也是工作,更可說是巧妙的命運。十四年前他患上虹膜炎,被逼離開前線崗位,在大學任教時獲校方安排為學生測試配對合適面型的N95,做多了測試又花了不少時間研究,始知大品牌的N95口罩未必適合亞洲人面型,「我一直很希望可以申請到研究經費作研發,而且可在香港生產,不必靠外國製造,若疫症爆發也繼續有貨源供應。」

回首往昔,林清享受做護士照顧病人的工作,離開前線非他所願,但他深信,從事研究可推動更美好的將來,而且教學生跟關顧病人的初心相同。換了崗位走到後勤,他不忘醫護的防護物資問題之外,亦做了調查關心前線面臨物資缺乏的心理狀況,「七成醫護覺得裝備不足,三成出現抑鬱現象,比例較其他地區的調查結果更高。」

擬研不同防護物料危險位置

第三波新冠肺炎疫症繼續蔓延,他眼見目前本港口罩質素日漸穩定,部分擔憂已能放下,然而他最不情願見到的「抗疫疲勞」早前似乎已經出現,「三四月全民同心抗疫,但到了八九月或至聖誕節假期又是所有人都如此齊心?疫症來得急也持續很久,全世界都想知道如何維持正常生活?」

多年的口罩研究,似是為今天所面對的危機作鋪墊,下一步林清還有計畫研究不同臨牀護理程序下,防護物料的危險位置,「有護士為沙士病人心外壓急救時,不小心被患者唾液以入射角濺中,我作為用家更知護理時有甚麼漏氣風險或感染可能性。」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