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遊業賓館聯會主席劉功成稱,賓館近日被酒店搶走不少檢疫客源。資料圖片
香港旅遊業賓館聯會主席劉功成稱,賓館近日被酒店搶走不少檢疫客源。資料圖片

因應第三波疫情嚴峻,大批僱主安排外傭於賓館進行強制檢疫,賓館房間需求一度上升,但政府上月底決定徵用本港多家酒店作強制檢疫,接收來自七個高危地區的抵港人士,致賓館隨即失去大批客源,入住率再次大跌,部分收費僅約一百元一晚亦難覓客源。

月租跌至三四千「捱住先」

香港旅遊業賓館聯會主席劉功成解釋,由於賓館價錢較低,加上一般容許客人議價,因此早前吸引手頭資金有限的僱主租用,安排外僱來港進行檢疫用途,惟在政府推出新例後,要求外傭返港到指定酒店檢疫,並由僱主付款,賓館隨即失去該批客源。

他亦認為,賓館一般規模較細,僅數名職員在場,難以監管所有隔離人士安守本分留在房間中。

香港旅遊業賓館聯合總會創會會長兼召集人李嘉龍表示,業界現時已流失部分外地人士抵港客源,因此普遍傾向吸納本地長租客人,不過收取的租金有限,每個房間租金由以往每月七千至八千元,大跌至近期僅約三千至四千元,形容僅為「捱住先」,部分賓館管理人仍不能達至收支平衡。他解釋,由於賓館以往主要客源是遊客,他們每天早出晚歸,現時是本地客入住,整天留在房間,耗水及耗電量相當高,成本大增,但收取的租金卻大跌,因此經營環境相當困難。

原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