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人Daniel Kin在亞博館玩結他消遣。facebook圖片
音樂人Daniel Kin在亞博館玩結他消遣。facebook圖片

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來勢洶洶,各行各業都有人中招。有樂隊成員7月28日確診後,被送入亞博館社區治療設施,更帶同結他、電子屏幕及PS4遊戲機入內,其後8月5日順利康復出院,並在網上講述抗炎經歷,體重更減少20磅。

音樂人「Daniel Kin」在facebook發文,透露他7月28日確診,他稱「其實有咩病徵呢?我親身的經歷是肌肉痛,我仲以為自己拉背拉傷了 去了中醫朋友到針灸,但佢覺得我個病症有點奇怪,去驗一驗照一照比較好,就驗出事了」。他直至8月1日接獲衞生署安排入亞博館,期間通知不要外出,而他也有遵從,而7月30日已經沒有再肌肉痛了。

他又提到,有網民及傳媒指亞博館有人帶結他,他表明就是當事人。他解釋,「沒錯,仲有邊個咁痴線會真係彈結他,呢個痴線佬咪就係我囉…但我需要保持住作為結他手需要的技術,我唔止結他,仲帶了17寸的Mon和PS4」。

他透露,在亞博館內,「去個廁所都要行五分鐘,定時會開咪叫大家攞飯,午餐晚餐有三款選,比一般醫院飯好吃好多架啦。沖涼有臨時搭建的沖涼房,沒有沐浴露沒有大家關心的番梘。睡覺的位置如大家睇新聞一樣,沒有一點的私隱,甚至女廁近我個床位,成日都有女病人路過。 全場靜到一個點,其實只要大叫一聲,就全世界都聽到」

他直至8月3日接獲醫生通知X光片照到肺有點花,病情轉趨嚴重需要送院,他甚至擔心自己會不會死。他於是登上救護車由亞博去觀塘聯合醫院。在救護車內等37分鐘,終於獲安排上隔離病房了。他形容,「果一刻覺得,全世界都怕我,除了死,我已經沒甚麼會輸了吧」。

當晚安頓了一切後,他獲護士分發病人套裝,有沐浴露、洗頭水、牙刷、奶茶咖啡,於是往洗澡。洗完澡後更在未有院友的二人病房內打機。

音樂人Daniel Kin在亞博館玩結他消遣。facebook圖片
音樂人Daniel Kin在亞博館玩結他消遣。facebook圖片
在亞博館膳食。Daniel Kin的facebook圖片
在亞博館膳食。Daniel Kin的facebook圖片


至8月4日,他有位確診老翁入住他鄰床,對方經常聽不到病房電話響,次次都要他代接。「因為我哋係高危傳染病人,所以醫生係唔會接觸我哋,只會用病房電話打來問候幾句。所以我向來都話,要多謝就多謝護士姐姐的照顧。因為佢地係會直接面對面同我地送飯送水,量血壓和抽血照肺。」

當晚護士要再次為他做鼻咽之測試,「用一支好長的綿花棒深深咁插入個鼻裡抽取化驗」,他抗拒一輪後終於由護士遊說護士姐姐:「應該你聽日出得院啦,醫生話你有抗體,不過就要撩多一次個鼻。你乖啦,好快就走得架啦,點都要撩多下。」

他其後轉送入醫院。Daniel Kin的facebook圖片
他其後轉送入醫院。Daniel Kin的facebook圖片
音樂人Daniel Kin在亞博館留醫。facebook圖片
音樂人Daniel Kin在亞博館留醫。facebook圖片


留院至8月5日,醫生告知他可以出院,身體內已有抗體,等衞生署簽文件同意就可以離開,他下午更食完醫院的最後晚餐,洗完澡就走。臨走前他向同房病人說:「阿叔,我走啦,你都好快有抗體就走得架啦,記得聽電話呀!」對方回答「恭喜你呀,走左唔好再返來啦,一路順風!」

他最後以過來人身份分享,「醫生有問過會唔會測藥,我真係唔敢take啦,佢話會影響情緒,影響個肝功能,影響不斷發燒,影響不育。…其實大部分人都一星期左右會有抗體,所以,雖然係好麻煩,又停哂工作,但萬一萬一不幸中肺炎,大家不用怕,理論上殺傷力比感冒發燒還低。不過就要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幾趟。」

音樂人Daniel Kin在亞博館留醫。facebook圖片
音樂人Daniel Kin在亞博館留醫。facebook圖片